乐视TV•超级电视,只为极致体验!

用超级电视观看精彩节目,尽享极速大屏互联网生活!

iPhone、Android 手机随身,观看随行。

扫描二维码安装客户端观看。

如何使用二维码?

分享到:
王昭君

导演: 陈家林

主演: 杨幂 陈思诚 刘德凯 涂们 丛珊 李建群 刘晓庆 潘虹 宋春丽 巍子

国家/地区: 中国大陆

年代:2007-09-28

类型: 古装 历史

剧情介绍:

汉匈边界狼烟囱起、汉匈关系十分紧张的公元前 36 年。生长于南郡姊归的山乡少女嫱儿正值豆寇年华,清纯美艳中透着野性活泼,为三人衷心所爱:一是与嫱儿两小无猜的少年猎手王怀,一为时任姊归县令的张子先,一为王怀之兄、回乡省亲的朝廷大将军王盾。王怀年少混沌,虽聪敏却不...

王昭君01 46:20

第1集

汉匈边界狼烟囱起、汉匈关系十分紧张的公元前 36 年。生长于南郡姊归的山乡少女嫱儿正值豆寇年华,清纯美艳中透着野性活泼,为三人衷心所爱:一是与嫱儿两小无猜的少年猎手王怀,一为时任姊归县令的张子先,一为王怀之兄、回乡省亲的朝廷大将军王盾。王怀年少混沌,虽聪敏却不思进取,嫱儿虽有意属, 却恨其不图自强,王怀因此负气远赴边塞从军,两人从此天各一方,只存心念。张子先贵为县令且风流饲饶,却因使权弄势,更遭嫱儿坚拒。王盾则因少时从军离乡,对嫱儿只是心属,从未点破,更因得知父母早已为嫱儿与王怀配亲,则一味退缩,只把呵护当成爱。时逢皇宫选美,皇命浩荡,嫱儿美艳,自在选中。王盾、张子先二人为护所爱,各出其招,百般设法,要帮助嫱儿逃脱大劫。嫱儿则在三个男人各有所“ 碍 ”的“ 爱 ”中,生出奇念:皇帝这个男人“起码还有些胆量 ,也不用管他爹他娘他弟弟怎么想”,意气勃发,毅然挺身而出应招入宫,掖庭待招。嫱儿入宫,改名昭君。不料,入宫后,先遭众宫女妒忌,再遭毛延寿使坏,更被皇后算计,不仅无从得见皇帝,反被一举打入冷宫。公元前 33 年,汉匈王朝皆被三百年交恶所累,意欲求和养元,其单于首领呼韩邪入汉访元帝,恳称“愿做汉家婿”,提请汉帝嫁女和亲,元帝大悦之下,慨然应诺。皇后不愿亲女远嫁,请元帝于宫内寻女“赐公主身”代嫁,圣昭下达,无人敢应,昭君于冷宫之中得知,倔性顿起,决然应招。出塞之前,昭君从都隆奇师习匈文匈俗之间,始得面见元帝,元帝惊其美貌,爱其聪慧,赏其大义,欲改初衷要留在身边为妃。昭君一抒义理情怀, “小女在家乡生活十余年而终未嫁, 进宫多年难面君, 独在此时呼韩邪向大汉求亲,小女自请远嫁之日便己觉得呼韩邪正是月下老人所造,听到都隆奇夫子说匈奴,更觉合小女心意,这般来,小女只嫁呼韩邪。终究说服元帝,远嫁而去。此后,昭君作为呼韩邪宠爱有加的“宁胡腮脂”,于匈奴单于庭中,以申大义的智慧、勇敢和贤淑,接受匈俗,传播汉习,辅王哺幼,扶正法邪,消除众“胭脂”(单于妃妾)的敌意, 化解单于兄弟争权的内乱,并于纷乱的战事遭遇和游牧迁徙中,先后报恩王盾、劝归王怀、救助张子先,赢得了这三个深爱她的大汉男子至死不渝的敬重,直至呼韩邪去世,遵从匈奴习俗,移嫁袭位的复株累单于(呼韩邪之子)生儿育女,终生致力于汉匈和亲。昭君年五十而卒于单于庭,匈奴为她筑起了高高的坟冢,冢上芳草茂盛、牛羊不食、霜寒不枯、终年长绿,被称做 “青冢”。

王昭君02 46:06

第2集

汉匈边界狼烟囱起、汉匈关系十分紧张的公元前 36 年。生长于南郡姊归的山乡少女嫱儿正值豆寇年华,清纯美艳中透着野性活泼,为三人衷心所爱:一是与嫱儿两小无猜的少年猎手王怀,一为时任姊归县令的张子先,一为王怀之兄、回乡省亲的朝廷大将军王盾。王怀年少混沌,虽聪敏却不思进取,嫱儿虽有意属, 却恨其不图自强,王怀因此负气远赴边塞从军,两人从此天各一方,只存心念。张子先贵为县令且风流饲饶,却因使权弄势,更遭嫱儿坚拒。王盾则因少时从军离乡,对嫱儿只是心属,从未点破,更因得知父母早已为嫱儿与王怀配亲,则一味退缩,只把呵护当成爱。时逢皇宫选美,皇命浩荡,嫱儿美艳,自在选中。王盾、张子先二人为护所爱,各出其招,百般设法,要帮助嫱儿逃脱大劫。嫱儿则在三个男人各有所“ 碍 ”的“ 爱 ”中,生出奇念:皇帝这个男人“起码还有些胆量 ,也不用管他爹他娘他弟弟怎么想”,意气勃发,毅然挺身而出应招入宫,掖庭待招。嫱儿入宫,改名昭君。不料,入宫后,先遭众宫女妒忌,再遭毛延寿使坏,更被皇后算计,不仅无从得见皇帝,反被一举打入冷宫。公元前 33 年,汉匈王朝皆被三百年交恶所累,意欲求和养元,其单于首领呼韩邪入汉访元帝,恳称“愿做汉家婿”,提请汉帝嫁女和亲,元帝大悦之下,慨然应诺。皇后不愿亲女远嫁,请元帝于宫内寻女“赐公主身”代嫁,圣昭下达,无人敢应,昭君于冷宫之中得知,倔性顿起,决然应招。出塞之前,昭君从都隆奇师习匈文匈俗之间,始得面见元帝,元帝惊其美貌,爱其聪慧,赏其大义,欲改初衷要留在身边为妃。昭君一抒义理情怀, “小女在家乡生活十余年而终未嫁, 进宫多年难面君, 独在此时呼韩邪向大汉求亲,小女自请远嫁之日便己觉得呼韩邪正是月下老人所造,听到都隆奇夫子说匈奴,更觉合小女心意,这般来,小女只嫁呼韩邪。终究说服元帝,远嫁而去。此后,昭君作为呼韩邪宠爱有加的“宁胡腮脂”,于匈奴单于庭中,以申大义的智慧、勇敢和贤淑,接受匈俗,传播汉习,辅王哺幼,扶正法邪,消除众“胭脂”(单于妃妾)的敌意, 化解单于兄弟争权的内乱,并于纷乱的战事遭遇和游牧迁徙中,先后报恩王盾、劝归王怀、救助张子先,赢得了这三个深爱她的大汉男子至死不渝的敬重,直至呼韩邪去世,遵从匈奴习俗,移嫁袭位的复株累单于(呼韩邪之子)生儿育女,终生致力于汉匈和亲。昭君年五十而卒于单于庭,匈奴为她筑起了高高的坟冢,冢上芳草茂盛、牛羊不食、霜寒不枯、终年长绿,被称做 “青冢”。

王昭君03 45:36

第3集

汉匈边界狼烟囱起、汉匈关系十分紧张的公元前 36 年。生长于南郡姊归的山乡少女嫱儿正值豆寇年华,清纯美艳中透着野性活泼,为三人衷心所爱:一是与嫱儿两小无猜的少年猎手王怀,一为时任姊归县令的张子先,一为王怀之兄、回乡省亲的朝廷大将军王盾。王怀年少混沌,虽聪敏却不思进取,嫱儿虽有意属, 却恨其不图自强,王怀因此负气远赴边塞从军,两人从此天各一方,只存心念。张子先贵为县令且风流饲饶,却因使权弄势,更遭嫱儿坚拒。王盾则因少时从军离乡,对嫱儿只是心属,从未点破,更因得知父母早已为嫱儿与王怀配亲,则一味退缩,只把呵护当成爱。时逢皇宫选美,皇命浩荡,嫱儿美艳,自在选中。王盾、张子先二人为护所爱,各出其招,百般设法,要帮助嫱儿逃脱大劫。嫱儿则在三个男人各有所“ 碍 ”的“ 爱 ”中,生出奇念:皇帝这个男人“起码还有些胆量 ,也不用管他爹他娘他弟弟怎么想”,意气勃发,毅然挺身而出应招入宫,掖庭待招。嫱儿入宫,改名昭君。不料,入宫后,先遭众宫女妒忌,再遭毛延寿使坏,更被皇后算计,不仅无从得见皇帝,反被一举打入冷宫。公元前 33 年,汉匈王朝皆被三百年交恶所累,意欲求和养元,其单于首领呼韩邪入汉访元帝,恳称“愿做汉家婿”,提请汉帝嫁女和亲,元帝大悦之下,慨然应诺。皇后不愿亲女远嫁,请元帝于宫内寻女“赐公主身”代嫁,圣昭下达,无人敢应,昭君于冷宫之中得知,倔性顿起,决然应招。出塞之前,昭君从都隆奇师习匈文匈俗之间,始得面见元帝,元帝惊其美貌,爱其聪慧,赏其大义,欲改初衷要留在身边为妃。昭君一抒义理情怀, “小女在家乡生活十余年而终未嫁, 进宫多年难面君, 独在此时呼韩邪向大汉求亲,小女自请远嫁之日便己觉得呼韩邪正是月下老人所造,听到都隆奇夫子说匈奴,更觉合小女心意,这般来,小女只嫁呼韩邪。终究说服元帝,远嫁而去。此后,昭君作为呼韩邪宠爱有加的“宁胡腮脂”,于匈奴单于庭中,以申大义的智慧、勇敢和贤淑,接受匈俗,传播汉习,辅王哺幼,扶正法邪,消除众“胭脂”(单于妃妾)的敌意, 化解单于兄弟争权的内乱,并于纷乱的战事遭遇和游牧迁徙中,先后报恩王盾、劝归王怀、救助张子先,赢得了这三个深爱她的大汉男子至死不渝的敬重,直至呼韩邪去世,遵从匈奴习俗,移嫁袭位的复株累单于(呼韩邪之子)生儿育女,终生致力于汉匈和亲。昭君年五十而卒于单于庭,匈奴为她筑起了高高的坟冢,冢上芳草茂盛、牛羊不食、霜寒不枯、终年长绿,被称做 “青冢”。

王昭君04 45:30

第4集

汉匈边界狼烟囱起、汉匈关系十分紧张的公元前 36 年。生长于南郡姊归的山乡少女嫱儿正值豆寇年华,清纯美艳中透着野性活泼,为三人衷心所爱:一是与嫱儿两小无猜的少年猎手王怀,一为时任姊归县令的张子先,一为王怀之兄、回乡省亲的朝廷大将军王盾。王怀年少混沌,虽聪敏却不思进取,嫱儿虽有意属, 却恨其不图自强,王怀因此负气远赴边塞从军,两人从此天各一方,只存心念。张子先贵为县令且风流饲饶,却因使权弄势,更遭嫱儿坚拒。王盾则因少时从军离乡,对嫱儿只是心属,从未点破,更因得知父母早已为嫱儿与王怀配亲,则一味退缩,只把呵护当成爱。时逢皇宫选美,皇命浩荡,嫱儿美艳,自在选中。王盾、张子先二人为护所爱,各出其招,百般设法,要帮助嫱儿逃脱大劫。嫱儿则在三个男人各有所“ 碍 ”的“ 爱 ”中,生出奇念:皇帝这个男人“起码还有些胆量 ,也不用管他爹他娘他弟弟怎么想”,意气勃发,毅然挺身而出应招入宫,掖庭待招。嫱儿入宫,改名昭君。不料,入宫后,先遭众宫女妒忌,再遭毛延寿使坏,更被皇后算计,不仅无从得见皇帝,反被一举打入冷宫。公元前 33 年,汉匈王朝皆被三百年交恶所累,意欲求和养元,其单于首领呼韩邪入汉访元帝,恳称“愿做汉家婿”,提请汉帝嫁女和亲,元帝大悦之下,慨然应诺。皇后不愿亲女远嫁,请元帝于宫内寻女“赐公主身”代嫁,圣昭下达,无人敢应,昭君于冷宫之中得知,倔性顿起,决然应招。出塞之前,昭君从都隆奇师习匈文匈俗之间,始得面见元帝,元帝惊其美貌,爱其聪慧,赏其大义,欲改初衷要留在身边为妃。昭君一抒义理情怀, “小女在家乡生活十余年而终未嫁, 进宫多年难面君, 独在此时呼韩邪向大汉求亲,小女自请远嫁之日便己觉得呼韩邪正是月下老人所造,听到都隆奇夫子说匈奴,更觉合小女心意,这般来,小女只嫁呼韩邪。终究说服元帝,远嫁而去。此后,昭君作为呼韩邪宠爱有加的“宁胡腮脂”,于匈奴单于庭中,以申大义的智慧、勇敢和贤淑,接受匈俗,传播汉习,辅王哺幼,扶正法邪,消除众“胭脂”(单于妃妾)的敌意, 化解单于兄弟争权的内乱,并于纷乱的战事遭遇和游牧迁徙中,先后报恩王盾、劝归王怀、救助张子先,赢得了这三个深爱她的大汉男子至死不渝的敬重,直至呼韩邪去世,遵从匈奴习俗,移嫁袭位的复株累单于(呼韩邪之子)生儿育女,终生致力于汉匈和亲。昭君年五十而卒于单于庭,匈奴为她筑起了高高的坟冢,冢上芳草茂盛、牛羊不食、霜寒不枯、终年长绿,被称做 “青冢”。

王昭君05 46:05

第5集

汉匈边界狼烟囱起、汉匈关系十分紧张的公元前 36 年。生长于南郡姊归的山乡少女嫱儿正值豆寇年华,清纯美艳中透着野性活泼,为三人衷心所爱:一是与嫱儿两小无猜的少年猎手王怀,一为时任姊归县令的张子先,一为王怀之兄、回乡省亲的朝廷大将军王盾。王怀年少混沌,虽聪敏却不思进取,嫱儿虽有意属, 却恨其不图自强,王怀因此负气远赴边塞从军,两人从此天各一方,只存心念。张子先贵为县令且风流饲饶,却因使权弄势,更遭嫱儿坚拒。王盾则因少时从军离乡,对嫱儿只是心属,从未点破,更因得知父母早已为嫱儿与王怀配亲,则一味退缩,只把呵护当成爱。时逢皇宫选美,皇命浩荡,嫱儿美艳,自在选中。王盾、张子先二人为护所爱,各出其招,百般设法,要帮助嫱儿逃脱大劫。嫱儿则在三个男人各有所“ 碍 ”的“ 爱 ”中,生出奇念:皇帝这个男人“起码还有些胆量 ,也不用管他爹他娘他弟弟怎么想”,意气勃发,毅然挺身而出应招入宫,掖庭待招。嫱儿入宫,改名昭君。不料,入宫后,先遭众宫女妒忌,再遭毛延寿使坏,更被皇后算计,不仅无从得见皇帝,反被一举打入冷宫。公元前 33 年,汉匈王朝皆被三百年交恶所累,意欲求和养元,其单于首领呼韩邪入汉访元帝,恳称“愿做汉家婿”,提请汉帝嫁女和亲,元帝大悦之下,慨然应诺。皇后不愿亲女远嫁,请元帝于宫内寻女“赐公主身”代嫁,圣昭下达,无人敢应,昭君于冷宫之中得知,倔性顿起,决然应招。出塞之前,昭君从都隆奇师习匈文匈俗之间,始得面见元帝,元帝惊其美貌,爱其聪慧,赏其大义,欲改初衷要留在身边为妃。昭君一抒义理情怀, “小女在家乡生活十余年而终未嫁, 进宫多年难面君, 独在此时呼韩邪向大汉求亲,小女自请远嫁之日便己觉得呼韩邪正是月下老人所造,听到都隆奇夫子说匈奴,更觉合小女心意,这般来,小女只嫁呼韩邪。终究说服元帝,远嫁而去。此后,昭君作为呼韩邪宠爱有加的“宁胡腮脂”,于匈奴单于庭中,以申大义的智慧、勇敢和贤淑,接受匈俗,传播汉习,辅王哺幼,扶正法邪,消除众“胭脂”(单于妃妾)的敌意, 化解单于兄弟争权的内乱,并于纷乱的战事遭遇和游牧迁徙中,先后报恩王盾、劝归王怀、救助张子先,赢得了这三个深爱她的大汉男子至死不渝的敬重,直至呼韩邪去世,遵从匈奴习俗,移嫁袭位的复株累单于(呼韩邪之子)生儿育女,终生致力于汉匈和亲。昭君年五十而卒于单于庭,匈奴为她筑起了高高的坟冢,冢上芳草茂盛、牛羊不食、霜寒不枯、终年长绿,被称做 “青冢”。

王昭君06 45:51

第6集

汉匈边界狼烟囱起、汉匈关系十分紧张的公元前 36 年。生长于南郡姊归的山乡少女嫱儿正值豆寇年华,清纯美艳中透着野性活泼,为三人衷心所爱:一是与嫱儿两小无猜的少年猎手王怀,一为时任姊归县令的张子先,一为王怀之兄、回乡省亲的朝廷大将军王盾。王怀年少混沌,虽聪敏却不思进取,嫱儿虽有意属, 却恨其不图自强,王怀因此负气远赴边塞从军,两人从此天各一方,只存心念。张子先贵为县令且风流饲饶,却因使权弄势,更遭嫱儿坚拒。王盾则因少时从军离乡,对嫱儿只是心属,从未点破,更因得知父母早已为嫱儿与王怀配亲,则一味退缩,只把呵护当成爱。时逢皇宫选美,皇命浩荡,嫱儿美艳,自在选中。王盾、张子先二人为护所爱,各出其招,百般设法,要帮助嫱儿逃脱大劫。嫱儿则在三个男人各有所“ 碍 ”的“ 爱 ”中,生出奇念:皇帝这个男人“起码还有些胆量 ,也不用管他爹他娘他弟弟怎么想”,意气勃发,毅然挺身而出应招入宫,掖庭待招。嫱儿入宫,改名昭君。不料,入宫后,先遭众宫女妒忌,再遭毛延寿使坏,更被皇后算计,不仅无从得见皇帝,反被一举打入冷宫。公元前 33 年,汉匈王朝皆被三百年交恶所累,意欲求和养元,其单于首领呼韩邪入汉访元帝,恳称“愿做汉家婿”,提请汉帝嫁女和亲,元帝大悦之下,慨然应诺。皇后不愿亲女远嫁,请元帝于宫内寻女“赐公主身”代嫁,圣昭下达,无人敢应,昭君于冷宫之中得知,倔性顿起,决然应招。出塞之前,昭君从都隆奇师习匈文匈俗之间,始得面见元帝,元帝惊其美貌,爱其聪慧,赏其大义,欲改初衷要留在身边为妃。昭君一抒义理情怀, “小女在家乡生活十余年而终未嫁, 进宫多年难面君, 独在此时呼韩邪向大汉求亲,小女自请远嫁之日便己觉得呼韩邪正是月下老人所造,听到都隆奇夫子说匈奴,更觉合小女心意,这般来,小女只嫁呼韩邪。终究说服元帝,远嫁而去。此后,昭君作为呼韩邪宠爱有加的“宁胡腮脂”,于匈奴单于庭中,以申大义的智慧、勇敢和贤淑,接受匈俗,传播汉习,辅王哺幼,扶正法邪,消除众“胭脂”(单于妃妾)的敌意, 化解单于兄弟争权的内乱,并于纷乱的战事遭遇和游牧迁徙中,先后报恩王盾、劝归王怀、救助张子先,赢得了这三个深爱她的大汉男子至死不渝的敬重,直至呼韩邪去世,遵从匈奴习俗,移嫁袭位的复株累单于(呼韩邪之子)生儿育女,终生致力于汉匈和亲。昭君年五十而卒于单于庭,匈奴为她筑起了高高的坟冢,冢上芳草茂盛、牛羊不食、霜寒不枯、终年长绿,被称做 “青冢”。

王昭君07 46:07

第7集

汉匈边界狼烟囱起、汉匈关系十分紧张的公元前 36 年。生长于南郡姊归的山乡少女嫱儿正值豆寇年华,清纯美艳中透着野性活泼,为三人衷心所爱:一是与嫱儿两小无猜的少年猎手王怀,一为时任姊归县令的张子先,一为王怀之兄、回乡省亲的朝廷大将军王盾。王怀年少混沌,虽聪敏却不思进取,嫱儿虽有意属, 却恨其不图自强,王怀因此负气远赴边塞从军,两人从此天各一方,只存心念。张子先贵为县令且风流饲饶,却因使权弄势,更遭嫱儿坚拒。王盾则因少时从军离乡,对嫱儿只是心属,从未点破,更因得知父母早已为嫱儿与王怀配亲,则一味退缩,只把呵护当成爱。时逢皇宫选美,皇命浩荡,嫱儿美艳,自在选中。王盾、张子先二人为护所爱,各出其招,百般设法,要帮助嫱儿逃脱大劫。嫱儿则在三个男人各有所“ 碍 ”的“ 爱 ”中,生出奇念:皇帝这个男人“起码还有些胆量 ,也不用管他爹他娘他弟弟怎么想”,意气勃发,毅然挺身而出应招入宫,掖庭待招。嫱儿入宫,改名昭君。不料,入宫后,先遭众宫女妒忌,再遭毛延寿使坏,更被皇后算计,不仅无从得见皇帝,反被一举打入冷宫。公元前 33 年,汉匈王朝皆被三百年交恶所累,意欲求和养元,其单于首领呼韩邪入汉访元帝,恳称“愿做汉家婿”,提请汉帝嫁女和亲,元帝大悦之下,慨然应诺。皇后不愿亲女远嫁,请元帝于宫内寻女“赐公主身”代嫁,圣昭下达,无人敢应,昭君于冷宫之中得知,倔性顿起,决然应招。出塞之前,昭君从都隆奇师习匈文匈俗之间,始得面见元帝,元帝惊其美貌,爱其聪慧,赏其大义,欲改初衷要留在身边为妃。昭君一抒义理情怀, “小女在家乡生活十余年而终未嫁, 进宫多年难面君, 独在此时呼韩邪向大汉求亲,小女自请远嫁之日便己觉得呼韩邪正是月下老人所造,听到都隆奇夫子说匈奴,更觉合小女心意,这般来,小女只嫁呼韩邪。终究说服元帝,远嫁而去。此后,昭君作为呼韩邪宠爱有加的“宁胡腮脂”,于匈奴单于庭中,以申大义的智慧、勇敢和贤淑,接受匈俗,传播汉习,辅王哺幼,扶正法邪,消除众“胭脂”(单于妃妾)的敌意, 化解单于兄弟争权的内乱,并于纷乱的战事遭遇和游牧迁徙中,先后报恩王盾、劝归王怀、救助张子先,赢得了这三个深爱她的大汉男子至死不渝的敬重,直至呼韩邪去世,遵从匈奴习俗,移嫁袭位的复株累单于(呼韩邪之子)生儿育女,终生致力于汉匈和亲。昭君年五十而卒于单于庭,匈奴为她筑起了高高的坟冢,冢上芳草茂盛、牛羊不食、霜寒不枯、终年长绿,被称做 “青冢”。

王昭君08 46:11

第8集

汉匈边界狼烟囱起、汉匈关系十分紧张的公元前 36 年。生长于南郡姊归的山乡少女嫱儿正值豆寇年华,清纯美艳中透着野性活泼,为三人衷心所爱:一是与嫱儿两小无猜的少年猎手王怀,一为时任姊归县令的张子先,一为王怀之兄、回乡省亲的朝廷大将军王盾。王怀年少混沌,虽聪敏却不思进取,嫱儿虽有意属, 却恨其不图自强,王怀因此负气远赴边塞从军,两人从此天各一方,只存心念。张子先贵为县令且风流饲饶,却因使权弄势,更遭嫱儿坚拒。王盾则因少时从军离乡,对嫱儿只是心属,从未点破,更因得知父母早已为嫱儿与王怀配亲,则一味退缩,只把呵护当成爱。时逢皇宫选美,皇命浩荡,嫱儿美艳,自在选中。王盾、张子先二人为护所爱,各出其招,百般设法,要帮助嫱儿逃脱大劫。嫱儿则在三个男人各有所“ 碍 ”的“ 爱 ”中,生出奇念:皇帝这个男人“起码还有些胆量 ,也不用管他爹他娘他弟弟怎么想”,意气勃发,毅然挺身而出应招入宫,掖庭待招。嫱儿入宫,改名昭君。不料,入宫后,先遭众宫女妒忌,再遭毛延寿使坏,更被皇后算计,不仅无从得见皇帝,反被一举打入冷宫。公元前 33 年,汉匈王朝皆被三百年交恶所累,意欲求和养元,其单于首领呼韩邪入汉访元帝,恳称“愿做汉家婿”,提请汉帝嫁女和亲,元帝大悦之下,慨然应诺。皇后不愿亲女远嫁,请元帝于宫内寻女“赐公主身”代嫁,圣昭下达,无人敢应,昭君于冷宫之中得知,倔性顿起,决然应招。出塞之前,昭君从都隆奇师习匈文匈俗之间,始得面见元帝,元帝惊其美貌,爱其聪慧,赏其大义,欲改初衷要留在身边为妃。昭君一抒义理情怀, “小女在家乡生活十余年而终未嫁, 进宫多年难面君, 独在此时呼韩邪向大汉求亲,小女自请远嫁之日便己觉得呼韩邪正是月下老人所造,听到都隆奇夫子说匈奴,更觉合小女心意,这般来,小女只嫁呼韩邪。终究说服元帝,远嫁而去。此后,昭君作为呼韩邪宠爱有加的“宁胡腮脂”,于匈奴单于庭中,以申大义的智慧、勇敢和贤淑,接受匈俗,传播汉习,辅王哺幼,扶正法邪,消除众“胭脂”(单于妃妾)的敌意, 化解单于兄弟争权的内乱,并于纷乱的战事遭遇和游牧迁徙中,先后报恩王盾、劝归王怀、救助张子先,赢得了这三个深爱她的大汉男子至死不渝的敬重,直至呼韩邪去世,遵从匈奴习俗,移嫁袭位的复株累单于(呼韩邪之子)生儿育女,终生致力于汉匈和亲。昭君年五十而卒于单于庭,匈奴为她筑起了高高的坟冢,冢上芳草茂盛、牛羊不食、霜寒不枯、终年长绿,被称做 “青冢”。

王昭君09 45:18

第9集

汉匈边界狼烟囱起、汉匈关系十分紧张的公元前 36 年。生长于南郡姊归的山乡少女嫱儿正值豆寇年华,清纯美艳中透着野性活泼,为三人衷心所爱:一是与嫱儿两小无猜的少年猎手王怀,一为时任姊归县令的张子先,一为王怀之兄、回乡省亲的朝廷大将军王盾。王怀年少混沌,虽聪敏却不思进取,嫱儿虽有意属, 却恨其不图自强,王怀因此负气远赴边塞从军,两人从此天各一方,只存心念。张子先贵为县令且风流饲饶,却因使权弄势,更遭嫱儿坚拒。王盾则因少时从军离乡,对嫱儿只是心属,从未点破,更因得知父母早已为嫱儿与王怀配亲,则一味退缩,只把呵护当成爱。时逢皇宫选美,皇命浩荡,嫱儿美艳,自在选中。王盾、张子先二人为护所爱,各出其招,百般设法,要帮助嫱儿逃脱大劫。嫱儿则在三个男人各有所“ 碍 ”的“ 爱 ”中,生出奇念:皇帝这个男人“起码还有些胆量 ,也不用管他爹他娘他弟弟怎么想”,意气勃发,毅然挺身而出应招入宫,掖庭待招。嫱儿入宫,改名昭君。不料,入宫后,先遭众宫女妒忌,再遭毛延寿使坏,更被皇后算计,不仅无从得见皇帝,反被一举打入冷宫。公元前 33 年,汉匈王朝皆被三百年交恶所累,意欲求和养元,其单于首领呼韩邪入汉访元帝,恳称“愿做汉家婿”,提请汉帝嫁女和亲,元帝大悦之下,慨然应诺。皇后不愿亲女远嫁,请元帝于宫内寻女“赐公主身”代嫁,圣昭下达,无人敢应,昭君于冷宫之中得知,倔性顿起,决然应招。出塞之前,昭君从都隆奇师习匈文匈俗之间,始得面见元帝,元帝惊其美貌,爱其聪慧,赏其大义,欲改初衷要留在身边为妃。昭君一抒义理情怀, “小女在家乡生活十余年而终未嫁, 进宫多年难面君, 独在此时呼韩邪向大汉求亲,小女自请远嫁之日便己觉得呼韩邪正是月下老人所造,听到都隆奇夫子说匈奴,更觉合小女心意,这般来,小女只嫁呼韩邪。终究说服元帝,远嫁而去。此后,昭君作为呼韩邪宠爱有加的“宁胡腮脂”,于匈奴单于庭中,以申大义的智慧、勇敢和贤淑,接受匈俗,传播汉习,辅王哺幼,扶正法邪,消除众“胭脂”(单于妃妾)的敌意, 化解单于兄弟争权的内乱,并于纷乱的战事遭遇和游牧迁徙中,先后报恩王盾、劝归王怀、救助张子先,赢得了这三个深爱她的大汉男子至死不渝的敬重,直至呼韩邪去世,遵从匈奴习俗,移嫁袭位的复株累单于(呼韩邪之子)生儿育女,终生致力于汉匈和亲。昭君年五十而卒于单于庭,匈奴为她筑起了高高的坟冢,冢上芳草茂盛、牛羊不食、霜寒不枯、终年长绿,被称做 “青冢”。

王昭君10 45:18

第10集

汉匈边界狼烟囱起、汉匈关系十分紧张的公元前 36 年。生长于南郡姊归的山乡少女嫱儿正值豆寇年华,清纯美艳中透着野性活泼,为三人衷心所爱:一是与嫱儿两小无猜的少年猎手王怀,一为时任姊归县令的张子先,一为王怀之兄、回乡省亲的朝廷大将军王盾。王怀年少混沌,虽聪敏却不思进取,嫱儿虽有意属, 却恨其不图自强,王怀因此负气远赴边塞从军,两人从此天各一方,只存心念。张子先贵为县令且风流饲饶,却因使权弄势,更遭嫱儿坚拒。王盾则因少时从军离乡,对嫱儿只是心属,从未点破,更因得知父母早已为嫱儿与王怀配亲,则一味退缩,只把呵护当成爱。时逢皇宫选美,皇命浩荡,嫱儿美艳,自在选中。王盾、张子先二人为护所爱,各出其招,百般设法,要帮助嫱儿逃脱大劫。嫱儿则在三个男人各有所“ 碍 ”的“ 爱 ”中,生出奇念:皇帝这个男人“起码还有些胆量 ,也不用管他爹他娘他弟弟怎么想”,意气勃发,毅然挺身而出应招入宫,掖庭待招。嫱儿入宫,改名昭君。不料,入宫后,先遭众宫女妒忌,再遭毛延寿使坏,更被皇后算计,不仅无从得见皇帝,反被一举打入冷宫。公元前 33 年,汉匈王朝皆被三百年交恶所累,意欲求和养元,其单于首领呼韩邪入汉访元帝,恳称“愿做汉家婿”,提请汉帝嫁女和亲,元帝大悦之下,慨然应诺。皇后不愿亲女远嫁,请元帝于宫内寻女“赐公主身”代嫁,圣昭下达,无人敢应,昭君于冷宫之中得知,倔性顿起,决然应招。出塞之前,昭君从都隆奇师习匈文匈俗之间,始得面见元帝,元帝惊其美貌,爱其聪慧,赏其大义,欲改初衷要留在身边为妃。昭君一抒义理情怀, “小女在家乡生活十余年而终未嫁, 进宫多年难面君, 独在此时呼韩邪向大汉求亲,小女自请远嫁之日便己觉得呼韩邪正是月下老人所造,听到都隆奇夫子说匈奴,更觉合小女心意,这般来,小女只嫁呼韩邪。终究说服元帝,远嫁而去。此后,昭君作为呼韩邪宠爱有加的“宁胡腮脂”,于匈奴单于庭中,以申大义的智慧、勇敢和贤淑,接受匈俗,传播汉习,辅王哺幼,扶正法邪,消除众“胭脂”(单于妃妾)的敌意, 化解单于兄弟争权的内乱,并于纷乱的战事遭遇和游牧迁徙中,先后报恩王盾、劝归王怀、救助张子先,赢得了这三个深爱她的大汉男子至死不渝的敬重,直至呼韩邪去世,遵从匈奴习俗,移嫁袭位的复株累单于(呼韩邪之子)生儿育女,终生致力于汉匈和亲。昭君年五十而卒于单于庭,匈奴为她筑起了高高的坟冢,冢上芳草茂盛、牛羊不食、霜寒不枯、终年长绿,被称做 “青冢”。

王昭君11 45:18

第11集

汉匈边界狼烟囱起、汉匈关系十分紧张的公元前 36 年。生长于南郡姊归的山乡少女嫱儿正值豆寇年华,清纯美艳中透着野性活泼,为三人衷心所爱:一是与嫱儿两小无猜的少年猎手王怀,一为时任姊归县令的张子先,一为王怀之兄、回乡省亲的朝廷大将军王盾。王怀年少混沌,虽聪敏却不思进取,嫱儿虽有意属, 却恨其不图自强,王怀因此负气远赴边塞从军,两人从此天各一方,只存心念。张子先贵为县令且风流饲饶,却因使权弄势,更遭嫱儿坚拒。王盾则因少时从军离乡,对嫱儿只是心属,从未点破,更因得知父母早已为嫱儿与王怀配亲,则一味退缩,只把呵护当成爱。时逢皇宫选美,皇命浩荡,嫱儿美艳,自在选中。王盾、张子先二人为护所爱,各出其招,百般设法,要帮助嫱儿逃脱大劫。嫱儿则在三个男人各有所“ 碍 ”的“ 爱 ”中,生出奇念:皇帝这个男人“起码还有些胆量 ,也不用管他爹他娘他弟弟怎么想”,意气勃发,毅然挺身而出应招入宫,掖庭待招。嫱儿入宫,改名昭君。不料,入宫后,先遭众宫女妒忌,再遭毛延寿使坏,更被皇后算计,不仅无从得见皇帝,反被一举打入冷宫。公元前 33 年,汉匈王朝皆被三百年交恶所累,意欲求和养元,其单于首领呼韩邪入汉访元帝,恳称“愿做汉家婿”,提请汉帝嫁女和亲,元帝大悦之下,慨然应诺。皇后不愿亲女远嫁,请元帝于宫内寻女“赐公主身”代嫁,圣昭下达,无人敢应,昭君于冷宫之中得知,倔性顿起,决然应招。出塞之前,昭君从都隆奇师习匈文匈俗之间,始得面见元帝,元帝惊其美貌,爱其聪慧,赏其大义,欲改初衷要留在身边为妃。昭君一抒义理情怀, “小女在家乡生活十余年而终未嫁, 进宫多年难面君, 独在此时呼韩邪向大汉求亲,小女自请远嫁之日便己觉得呼韩邪正是月下老人所造,听到都隆奇夫子说匈奴,更觉合小女心意,这般来,小女只嫁呼韩邪。终究说服元帝,远嫁而去。此后,昭君作为呼韩邪宠爱有加的“宁胡腮脂”,于匈奴单于庭中,以申大义的智慧、勇敢和贤淑,接受匈俗,传播汉习,辅王哺幼,扶正法邪,消除众“胭脂”(单于妃妾)的敌意, 化解单于兄弟争权的内乱,并于纷乱的战事遭遇和游牧迁徙中,先后报恩王盾、劝归王怀、救助张子先,赢得了这三个深爱她的大汉男子至死不渝的敬重,直至呼韩邪去世,遵从匈奴习俗,移嫁袭位的复株累单于(呼韩邪之子)生儿育女,终生致力于汉匈和亲。昭君年五十而卒于单于庭,匈奴为她筑起了高高的坟冢,冢上芳草茂盛、牛羊不食、霜寒不枯、终年长绿,被称做 “青冢”。

王昭君12 45:53

第12集

汉匈边界狼烟囱起、汉匈关系十分紧张的公元前 36 年。生长于南郡姊归的山乡少女嫱儿正值豆寇年华,清纯美艳中透着野性活泼,为三人衷心所爱:一是与嫱儿两小无猜的少年猎手王怀,一为时任姊归县令的张子先,一为王怀之兄、回乡省亲的朝廷大将军王盾。王怀年少混沌,虽聪敏却不思进取,嫱儿虽有意属, 却恨其不图自强,王怀因此负气远赴边塞从军,两人从此天各一方,只存心念。张子先贵为县令且风流饲饶,却因使权弄势,更遭嫱儿坚拒。王盾则因少时从军离乡,对嫱儿只是心属,从未点破,更因得知父母早已为嫱儿与王怀配亲,则一味退缩,只把呵护当成爱。时逢皇宫选美,皇命浩荡,嫱儿美艳,自在选中。王盾、张子先二人为护所爱,各出其招,百般设法,要帮助嫱儿逃脱大劫。嫱儿则在三个男人各有所“ 碍 ”的“ 爱 ”中,生出奇念:皇帝这个男人“起码还有些胆量 ,也不用管他爹他娘他弟弟怎么想”,意气勃发,毅然挺身而出应招入宫,掖庭待招。嫱儿入宫,改名昭君。不料,入宫后,先遭众宫女妒忌,再遭毛延寿使坏,更被皇后算计,不仅无从得见皇帝,反被一举打入冷宫。公元前 33 年,汉匈王朝皆被三百年交恶所累,意欲求和养元,其单于首领呼韩邪入汉访元帝,恳称“愿做汉家婿”,提请汉帝嫁女和亲,元帝大悦之下,慨然应诺。皇后不愿亲女远嫁,请元帝于宫内寻女“赐公主身”代嫁,圣昭下达,无人敢应,昭君于冷宫之中得知,倔性顿起,决然应招。出塞之前,昭君从都隆奇师习匈文匈俗之间,始得面见元帝,元帝惊其美貌,爱其聪慧,赏其大义,欲改初衷要留在身边为妃。昭君一抒义理情怀, “小女在家乡生活十余年而终未嫁, 进宫多年难面君, 独在此时呼韩邪向大汉求亲,小女自请远嫁之日便己觉得呼韩邪正是月下老人所造,听到都隆奇夫子说匈奴,更觉合小女心意,这般来,小女只嫁呼韩邪。终究说服元帝,远嫁而去。此后,昭君作为呼韩邪宠爱有加的“宁胡腮脂”,于匈奴单于庭中,以申大义的智慧、勇敢和贤淑,接受匈俗,传播汉习,辅王哺幼,扶正法邪,消除众“胭脂”(单于妃妾)的敌意, 化解单于兄弟争权的内乱,并于纷乱的战事遭遇和游牧迁徙中,先后报恩王盾、劝归王怀、救助张子先,赢得了这三个深爱她的大汉男子至死不渝的敬重,直至呼韩邪去世,遵从匈奴习俗,移嫁袭位的复株累单于(呼韩邪之子)生儿育女,终生致力于汉匈和亲。昭君年五十而卒于单于庭,匈奴为她筑起了高高的坟冢,冢上芳草茂盛、牛羊不食、霜寒不枯、终年长绿,被称做 “青冢”。

王昭君13 45:39

第13集

汉匈边界狼烟囱起、汉匈关系十分紧张的公元前 36 年。生长于南郡姊归的山乡少女嫱儿正值豆寇年华,清纯美艳中透着野性活泼,为三人衷心所爱:一是与嫱儿两小无猜的少年猎手王怀,一为时任姊归县令的张子先,一为王怀之兄、回乡省亲的朝廷大将军王盾。王怀年少混沌,虽聪敏却不思进取,嫱儿虽有意属, 却恨其不图自强,王怀因此负气远赴边塞从军,两人从此天各一方,只存心念。张子先贵为县令且风流饲饶,却因使权弄势,更遭嫱儿坚拒。王盾则因少时从军离乡,对嫱儿只是心属,从未点破,更因得知父母早已为嫱儿与王怀配亲,则一味退缩,只把呵护当成爱。时逢皇宫选美,皇命浩荡,嫱儿美艳,自在选中。王盾、张子先二人为护所爱,各出其招,百般设法,要帮助嫱儿逃脱大劫。嫱儿则在三个男人各有所“ 碍 ”的“ 爱 ”中,生出奇念:皇帝这个男人“起码还有些胆量 ,也不用管他爹他娘他弟弟怎么想”,意气勃发,毅然挺身而出应招入宫,掖庭待招。嫱儿入宫,改名昭君。不料,入宫后,先遭众宫女妒忌,再遭毛延寿使坏,更被皇后算计,不仅无从得见皇帝,反被一举打入冷宫。公元前 33 年,汉匈王朝皆被三百年交恶所累,意欲求和养元,其单于首领呼韩邪入汉访元帝,恳称“愿做汉家婿”,提请汉帝嫁女和亲,元帝大悦之下,慨然应诺。皇后不愿亲女远嫁,请元帝于宫内寻女“赐公主身”代嫁,圣昭下达,无人敢应,昭君于冷宫之中得知,倔性顿起,决然应招。出塞之前,昭君从都隆奇师习匈文匈俗之间,始得面见元帝,元帝惊其美貌,爱其聪慧,赏其大义,欲改初衷要留在身边为妃。昭君一抒义理情怀, “小女在家乡生活十余年而终未嫁, 进宫多年难面君, 独在此时呼韩邪向大汉求亲,小女自请远嫁之日便己觉得呼韩邪正是月下老人所造,听到都隆奇夫子说匈奴,更觉合小女心意,这般来,小女只嫁呼韩邪。终究说服元帝,远嫁而去。此后,昭君作为呼韩邪宠爱有加的“宁胡腮脂”,于匈奴单于庭中,以申大义的智慧、勇敢和贤淑,接受匈俗,传播汉习,辅王哺幼,扶正法邪,消除众“胭脂”(单于妃妾)的敌意, 化解单于兄弟争权的内乱,并于纷乱的战事遭遇和游牧迁徙中,先后报恩王盾、劝归王怀、救助张子先,赢得了这三个深爱她的大汉男子至死不渝的敬重,直至呼韩邪去世,遵从匈奴习俗,移嫁袭位的复株累单于(呼韩邪之子)生儿育女,终生致力于汉匈和亲。昭君年五十而卒于单于庭,匈奴为她筑起了高高的坟冢,冢上芳草茂盛、牛羊不食、霜寒不枯、终年长绿,被称做 “青冢”。

王昭君14 46:02

第14集

汉匈边界狼烟囱起、汉匈关系十分紧张的公元前 36 年。生长于南郡姊归的山乡少女嫱儿正值豆寇年华,清纯美艳中透着野性活泼,为三人衷心所爱:一是与嫱儿两小无猜的少年猎手王怀,一为时任姊归县令的张子先,一为王怀之兄、回乡省亲的朝廷大将军王盾。王怀年少混沌,虽聪敏却不思进取,嫱儿虽有意属, 却恨其不图自强,王怀因此负气远赴边塞从军,两人从此天各一方,只存心念。张子先贵为县令且风流饲饶,却因使权弄势,更遭嫱儿坚拒。王盾则因少时从军离乡,对嫱儿只是心属,从未点破,更因得知父母早已为嫱儿与王怀配亲,则一味退缩,只把呵护当成爱。时逢皇宫选美,皇命浩荡,嫱儿美艳,自在选中。王盾、张子先二人为护所爱,各出其招,百般设法,要帮助嫱儿逃脱大劫。嫱儿则在三个男人各有所“ 碍 ”的“ 爱 ”中,生出奇念:皇帝这个男人“起码还有些胆量 ,也不用管他爹他娘他弟弟怎么想”,意气勃发,毅然挺身而出应招入宫,掖庭待招。嫱儿入宫,改名昭君。不料,入宫后,先遭众宫女妒忌,再遭毛延寿使坏,更被皇后算计,不仅无从得见皇帝,反被一举打入冷宫。公元前 33 年,汉匈王朝皆被三百年交恶所累,意欲求和养元,其单于首领呼韩邪入汉访元帝,恳称“愿做汉家婿”,提请汉帝嫁女和亲,元帝大悦之下,慨然应诺。皇后不愿亲女远嫁,请元帝于宫内寻女“赐公主身”代嫁,圣昭下达,无人敢应,昭君于冷宫之中得知,倔性顿起,决然应招。出塞之前,昭君从都隆奇师习匈文匈俗之间,始得面见元帝,元帝惊其美貌,爱其聪慧,赏其大义,欲改初衷要留在身边为妃。昭君一抒义理情怀, “小女在家乡生活十余年而终未嫁, 进宫多年难面君, 独在此时呼韩邪向大汉求亲,小女自请远嫁之日便己觉得呼韩邪正是月下老人所造,听到都隆奇夫子说匈奴,更觉合小女心意,这般来,小女只嫁呼韩邪。终究说服元帝,远嫁而去。此后,昭君作为呼韩邪宠爱有加的“宁胡腮脂”,于匈奴单于庭中,以申大义的智慧、勇敢和贤淑,接受匈俗,传播汉习,辅王哺幼,扶正法邪,消除众“胭脂”(单于妃妾)的敌意, 化解单于兄弟争权的内乱,并于纷乱的战事遭遇和游牧迁徙中,先后报恩王盾、劝归王怀、救助张子先,赢得了这三个深爱她的大汉男子至死不渝的敬重,直至呼韩邪去世,遵从匈奴习俗,移嫁袭位的复株累单于(呼韩邪之子)生儿育女,终生致力于汉匈和亲。昭君年五十而卒于单于庭,匈奴为她筑起了高高的坟冢,冢上芳草茂盛、牛羊不食、霜寒不枯、终年长绿,被称做 “青冢”。

王昭君15 45:51

第15集

汉匈边界狼烟囱起、汉匈关系十分紧张的公元前 36 年。生长于南郡姊归的山乡少女嫱儿正值豆寇年华,清纯美艳中透着野性活泼,为三人衷心所爱:一是与嫱儿两小无猜的少年猎手王怀,一为时任姊归县令的张子先,一为王怀之兄、回乡省亲的朝廷大将军王盾。王怀年少混沌,虽聪敏却不思进取,嫱儿虽有意属, 却恨其不图自强,王怀因此负气远赴边塞从军,两人从此天各一方,只存心念。张子先贵为县令且风流饲饶,却因使权弄势,更遭嫱儿坚拒。王盾则因少时从军离乡,对嫱儿只是心属,从未点破,更因得知父母早已为嫱儿与王怀配亲,则一味退缩,只把呵护当成爱。时逢皇宫选美,皇命浩荡,嫱儿美艳,自在选中。王盾、张子先二人为护所爱,各出其招,百般设法,要帮助嫱儿逃脱大劫。嫱儿则在三个男人各有所“ 碍 ”的“ 爱 ”中,生出奇念:皇帝这个男人“起码还有些胆量 ,也不用管他爹他娘他弟弟怎么想”,意气勃发,毅然挺身而出应招入宫,掖庭待招。嫱儿入宫,改名昭君。不料,入宫后,先遭众宫女妒忌,再遭毛延寿使坏,更被皇后算计,不仅无从得见皇帝,反被一举打入冷宫。公元前 33 年,汉匈王朝皆被三百年交恶所累,意欲求和养元,其单于首领呼韩邪入汉访元帝,恳称“愿做汉家婿”,提请汉帝嫁女和亲,元帝大悦之下,慨然应诺。皇后不愿亲女远嫁,请元帝于宫内寻女“赐公主身”代嫁,圣昭下达,无人敢应,昭君于冷宫之中得知,倔性顿起,决然应招。出塞之前,昭君从都隆奇师习匈文匈俗之间,始得面见元帝,元帝惊其美貌,爱其聪慧,赏其大义,欲改初衷要留在身边为妃。昭君一抒义理情怀, “小女在家乡生活十余年而终未嫁, 进宫多年难面君, 独在此时呼韩邪向大汉求亲,小女自请远嫁之日便己觉得呼韩邪正是月下老人所造,听到都隆奇夫子说匈奴,更觉合小女心意,这般来,小女只嫁呼韩邪。终究说服元帝,远嫁而去。此后,昭君作为呼韩邪宠爱有加的“宁胡腮脂”,于匈奴单于庭中,以申大义的智慧、勇敢和贤淑,接受匈俗,传播汉习,辅王哺幼,扶正法邪,消除众“胭脂”(单于妃妾)的敌意, 化解单于兄弟争权的内乱,并于纷乱的战事遭遇和游牧迁徙中,先后报恩王盾、劝归王怀、救助张子先,赢得了这三个深爱她的大汉男子至死不渝的敬重,直至呼韩邪去世,遵从匈奴习俗,移嫁袭位的复株累单于(呼韩邪之子)生儿育女,终生致力于汉匈和亲。昭君年五十而卒于单于庭,匈奴为她筑起了高高的坟冢,冢上芳草茂盛、牛羊不食、霜寒不枯、终年长绿,被称做 “青冢”。

王昭君16 45:18

第16集

汉匈边界狼烟囱起、汉匈关系十分紧张的公元前 36 年。生长于南郡姊归的山乡少女嫱儿正值豆寇年华,清纯美艳中透着野性活泼,为三人衷心所爱:一是与嫱儿两小无猜的少年猎手王怀,一为时任姊归县令的张子先,一为王怀之兄、回乡省亲的朝廷大将军王盾。王怀年少混沌,虽聪敏却不思进取,嫱儿虽有意属, 却恨其不图自强,王怀因此负气远赴边塞从军,两人从此天各一方,只存心念。张子先贵为县令且风流饲饶,却因使权弄势,更遭嫱儿坚拒。王盾则因少时从军离乡,对嫱儿只是心属,从未点破,更因得知父母早已为嫱儿与王怀配亲,则一味退缩,只把呵护当成爱。时逢皇宫选美,皇命浩荡,嫱儿美艳,自在选中。王盾、张子先二人为护所爱,各出其招,百般设法,要帮助嫱儿逃脱大劫。嫱儿则在三个男人各有所“ 碍 ”的“ 爱 ”中,生出奇念:皇帝这个男人“起码还有些胆量 ,也不用管他爹他娘他弟弟怎么想”,意气勃发,毅然挺身而出应招入宫,掖庭待招。嫱儿入宫,改名昭君。不料,入宫后,先遭众宫女妒忌,再遭毛延寿使坏,更被皇后算计,不仅无从得见皇帝,反被一举打入冷宫。公元前 33 年,汉匈王朝皆被三百年交恶所累,意欲求和养元,其单于首领呼韩邪入汉访元帝,恳称“愿做汉家婿”,提请汉帝嫁女和亲,元帝大悦之下,慨然应诺。皇后不愿亲女远嫁,请元帝于宫内寻女“赐公主身”代嫁,圣昭下达,无人敢应,昭君于冷宫之中得知,倔性顿起,决然应招。出塞之前,昭君从都隆奇师习匈文匈俗之间,始得面见元帝,元帝惊其美貌,爱其聪慧,赏其大义,欲改初衷要留在身边为妃。昭君一抒义理情怀, “小女在家乡生活十余年而终未嫁, 进宫多年难面君, 独在此时呼韩邪向大汉求亲,小女自请远嫁之日便己觉得呼韩邪正是月下老人所造,听到都隆奇夫子说匈奴,更觉合小女心意,这般来,小女只嫁呼韩邪。终究说服元帝,远嫁而去。此后,昭君作为呼韩邪宠爱有加的“宁胡腮脂”,于匈奴单于庭中,以申大义的智慧、勇敢和贤淑,接受匈俗,传播汉习,辅王哺幼,扶正法邪,消除众“胭脂”(单于妃妾)的敌意, 化解单于兄弟争权的内乱,并于纷乱的战事遭遇和游牧迁徙中,先后报恩王盾、劝归王怀、救助张子先,赢得了这三个深爱她的大汉男子至死不渝的敬重,直至呼韩邪去世,遵从匈奴习俗,移嫁袭位的复株累单于(呼韩邪之子)生儿育女,终生致力于汉匈和亲。昭君年五十而卒于单于庭,匈奴为她筑起了高高的坟冢,冢上芳草茂盛、牛羊不食、霜寒不枯、终年长绿,被称做 “青冢”。

王昭君17 45:34

第17集

汉匈边界狼烟囱起、汉匈关系十分紧张的公元前 36 年。生长于南郡姊归的山乡少女嫱儿正值豆寇年华,清纯美艳中透着野性活泼,为三人衷心所爱:一是与嫱儿两小无猜的少年猎手王怀,一为时任姊归县令的张子先,一为王怀之兄、回乡省亲的朝廷大将军王盾。王怀年少混沌,虽聪敏却不思进取,嫱儿虽有意属, 却恨其不图自强,王怀因此负气远赴边塞从军,两人从此天各一方,只存心念。张子先贵为县令且风流饲饶,却因使权弄势,更遭嫱儿坚拒。王盾则因少时从军离乡,对嫱儿只是心属,从未点破,更因得知父母早已为嫱儿与王怀配亲,则一味退缩,只把呵护当成爱。时逢皇宫选美,皇命浩荡,嫱儿美艳,自在选中。王盾、张子先二人为护所爱,各出其招,百般设法,要帮助嫱儿逃脱大劫。嫱儿则在三个男人各有所“ 碍 ”的“ 爱 ”中,生出奇念:皇帝这个男人“起码还有些胆量 ,也不用管他爹他娘他弟弟怎么想”,意气勃发,毅然挺身而出应招入宫,掖庭待招。嫱儿入宫,改名昭君。不料,入宫后,先遭众宫女妒忌,再遭毛延寿使坏,更被皇后算计,不仅无从得见皇帝,反被一举打入冷宫。公元前 33 年,汉匈王朝皆被三百年交恶所累,意欲求和养元,其单于首领呼韩邪入汉访元帝,恳称“愿做汉家婿”,提请汉帝嫁女和亲,元帝大悦之下,慨然应诺。皇后不愿亲女远嫁,请元帝于宫内寻女“赐公主身”代嫁,圣昭下达,无人敢应,昭君于冷宫之中得知,倔性顿起,决然应招。出塞之前,昭君从都隆奇师习匈文匈俗之间,始得面见元帝,元帝惊其美貌,爱其聪慧,赏其大义,欲改初衷要留在身边为妃。昭君一抒义理情怀, “小女在家乡生活十余年而终未嫁, 进宫多年难面君, 独在此时呼韩邪向大汉求亲,小女自请远嫁之日便己觉得呼韩邪正是月下老人所造,听到都隆奇夫子说匈奴,更觉合小女心意,这般来,小女只嫁呼韩邪。终究说服元帝,远嫁而去。此后,昭君作为呼韩邪宠爱有加的“宁胡腮脂”,于匈奴单于庭中,以申大义的智慧、勇敢和贤淑,接受匈俗,传播汉习,辅王哺幼,扶正法邪,消除众“胭脂”(单于妃妾)的敌意, 化解单于兄弟争权的内乱,并于纷乱的战事遭遇和游牧迁徙中,先后报恩王盾、劝归王怀、救助张子先,赢得了这三个深爱她的大汉男子至死不渝的敬重,直至呼韩邪去世,遵从匈奴习俗,移嫁袭位的复株累单于(呼韩邪之子)生儿育女,终生致力于汉匈和亲。昭君年五十而卒于单于庭,匈奴为她筑起了高高的坟冢,冢上芳草茂盛、牛羊不食、霜寒不枯、终年长绿,被称做 “青冢”。

王昭君18 45:24

第18集

汉匈边界狼烟囱起、汉匈关系十分紧张的公元前 36 年。生长于南郡姊归的山乡少女嫱儿正值豆寇年华,清纯美艳中透着野性活泼,为三人衷心所爱:一是与嫱儿两小无猜的少年猎手王怀,一为时任姊归县令的张子先,一为王怀之兄、回乡省亲的朝廷大将军王盾。王怀年少混沌,虽聪敏却不思进取,嫱儿虽有意属, 却恨其不图自强,王怀因此负气远赴边塞从军,两人从此天各一方,只存心念。张子先贵为县令且风流饲饶,却因使权弄势,更遭嫱儿坚拒。王盾则因少时从军离乡,对嫱儿只是心属,从未点破,更因得知父母早已为嫱儿与王怀配亲,则一味退缩,只把呵护当成爱。时逢皇宫选美,皇命浩荡,嫱儿美艳,自在选中。王盾、张子先二人为护所爱,各出其招,百般设法,要帮助嫱儿逃脱大劫。嫱儿则在三个男人各有所“ 碍 ”的“ 爱 ”中,生出奇念:皇帝这个男人“起码还有些胆量 ,也不用管他爹他娘他弟弟怎么想”,意气勃发,毅然挺身而出应招入宫,掖庭待招。嫱儿入宫,改名昭君。不料,入宫后,先遭众宫女妒忌,再遭毛延寿使坏,更被皇后算计,不仅无从得见皇帝,反被一举打入冷宫。公元前 33 年,汉匈王朝皆被三百年交恶所累,意欲求和养元,其单于首领呼韩邪入汉访元帝,恳称“愿做汉家婿”,提请汉帝嫁女和亲,元帝大悦之下,慨然应诺。皇后不愿亲女远嫁,请元帝于宫内寻女“赐公主身”代嫁,圣昭下达,无人敢应,昭君于冷宫之中得知,倔性顿起,决然应招。出塞之前,昭君从都隆奇师习匈文匈俗之间,始得面见元帝,元帝惊其美貌,爱其聪慧,赏其大义,欲改初衷要留在身边为妃。昭君一抒义理情怀, “小女在家乡生活十余年而终未嫁, 进宫多年难面君, 独在此时呼韩邪向大汉求亲,小女自请远嫁之日便己觉得呼韩邪正是月下老人所造,听到都隆奇夫子说匈奴,更觉合小女心意,这般来,小女只嫁呼韩邪。终究说服元帝,远嫁而去。此后,昭君作为呼韩邪宠爱有加的“宁胡腮脂”,于匈奴单于庭中,以申大义的智慧、勇敢和贤淑,接受匈俗,传播汉习,辅王哺幼,扶正法邪,消除众“胭脂”(单于妃妾)的敌意, 化解单于兄弟争权的内乱,并于纷乱的战事遭遇和游牧迁徙中,先后报恩王盾、劝归王怀、救助张子先,赢得了这三个深爱她的大汉男子至死不渝的敬重,直至呼韩邪去世,遵从匈奴习俗,移嫁袭位的复株累单于(呼韩邪之子)生儿育女,终生致力于汉匈和亲。昭君年五十而卒于单于庭,匈奴为她筑起了高高的坟冢,冢上芳草茂盛、牛羊不食、霜寒不枯、终年长绿,被称做 “青冢”。

王昭君19 45:20

第19集

汉匈边界狼烟囱起、汉匈关系十分紧张的公元前 36 年。生长于南郡姊归的山乡少女嫱儿正值豆寇年华,清纯美艳中透着野性活泼,为三人衷心所爱:一是与嫱儿两小无猜的少年猎手王怀,一为时任姊归县令的张子先,一为王怀之兄、回乡省亲的朝廷大将军王盾。王怀年少混沌,虽聪敏却不思进取,嫱儿虽有意属, 却恨其不图自强,王怀因此负气远赴边塞从军,两人从此天各一方,只存心念。张子先贵为县令且风流饲饶,却因使权弄势,更遭嫱儿坚拒。王盾则因少时从军离乡,对嫱儿只是心属,从未点破,更因得知父母早已为嫱儿与王怀配亲,则一味退缩,只把呵护当成爱。时逢皇宫选美,皇命浩荡,嫱儿美艳,自在选中。王盾、张子先二人为护所爱,各出其招,百般设法,要帮助嫱儿逃脱大劫。嫱儿则在三个男人各有所“ 碍 ”的“ 爱 ”中,生出奇念:皇帝这个男人“起码还有些胆量 ,也不用管他爹他娘他弟弟怎么想”,意气勃发,毅然挺身而出应招入宫,掖庭待招。嫱儿入宫,改名昭君。不料,入宫后,先遭众宫女妒忌,再遭毛延寿使坏,更被皇后算计,不仅无从得见皇帝,反被一举打入冷宫。公元前 33 年,汉匈王朝皆被三百年交恶所累,意欲求和养元,其单于首领呼韩邪入汉访元帝,恳称“愿做汉家婿”,提请汉帝嫁女和亲,元帝大悦之下,慨然应诺。皇后不愿亲女远嫁,请元帝于宫内寻女“赐公主身”代嫁,圣昭下达,无人敢应,昭君于冷宫之中得知,倔性顿起,决然应招。出塞之前,昭君从都隆奇师习匈文匈俗之间,始得面见元帝,元帝惊其美貌,爱其聪慧,赏其大义,欲改初衷要留在身边为妃。昭君一抒义理情怀, “小女在家乡生活十余年而终未嫁, 进宫多年难面君, 独在此时呼韩邪向大汉求亲,小女自请远嫁之日便己觉得呼韩邪正是月下老人所造,听到都隆奇夫子说匈奴,更觉合小女心意,这般来,小女只嫁呼韩邪。终究说服元帝,远嫁而去。此后,昭君作为呼韩邪宠爱有加的“宁胡腮脂”,于匈奴单于庭中,以申大义的智慧、勇敢和贤淑,接受匈俗,传播汉习,辅王哺幼,扶正法邪,消除众“胭脂”(单于妃妾)的敌意, 化解单于兄弟争权的内乱,并于纷乱的战事遭遇和游牧迁徙中,先后报恩王盾、劝归王怀、救助张子先,赢得了这三个深爱她的大汉男子至死不渝的敬重,直至呼韩邪去世,遵从匈奴习俗,移嫁袭位的复株累单于(呼韩邪之子)生儿育女,终生致力于汉匈和亲。昭君年五十而卒于单于庭,匈奴为她筑起了高高的坟冢,冢上芳草茂盛、牛羊不食、霜寒不枯、终年长绿,被称做 “青冢”。

王昭君20 45:23

第20集

汉匈边界狼烟囱起、汉匈关系十分紧张的公元前 36 年。生长于南郡姊归的山乡少女嫱儿正值豆寇年华,清纯美艳中透着野性活泼,为三人衷心所爱:一是与嫱儿两小无猜的少年猎手王怀,一为时任姊归县令的张子先,一为王怀之兄、回乡省亲的朝廷大将军王盾。王怀年少混沌,虽聪敏却不思进取,嫱儿虽有意属, 却恨其不图自强,王怀因此负气远赴边塞从军,两人从此天各一方,只存心念。张子先贵为县令且风流饲饶,却因使权弄势,更遭嫱儿坚拒。王盾则因少时从军离乡,对嫱儿只是心属,从未点破,更因得知父母早已为嫱儿与王怀配亲,则一味退缩,只把呵护当成爱。时逢皇宫选美,皇命浩荡,嫱儿美艳,自在选中。王盾、张子先二人为护所爱,各出其招,百般设法,要帮助嫱儿逃脱大劫。嫱儿则在三个男人各有所“ 碍 ”的“ 爱 ”中,生出奇念:皇帝这个男人“起码还有些胆量 ,也不用管他爹他娘他弟弟怎么想”,意气勃发,毅然挺身而出应招入宫,掖庭待招。嫱儿入宫,改名昭君。不料,入宫后,先遭众宫女妒忌,再遭毛延寿使坏,更被皇后算计,不仅无从得见皇帝,反被一举打入冷宫。公元前 33 年,汉匈王朝皆被三百年交恶所累,意欲求和养元,其单于首领呼韩邪入汉访元帝,恳称“愿做汉家婿”,提请汉帝嫁女和亲,元帝大悦之下,慨然应诺。皇后不愿亲女远嫁,请元帝于宫内寻女“赐公主身”代嫁,圣昭下达,无人敢应,昭君于冷宫之中得知,倔性顿起,决然应招。出塞之前,昭君从都隆奇师习匈文匈俗之间,始得面见元帝,元帝惊其美貌,爱其聪慧,赏其大义,欲改初衷要留在身边为妃。昭君一抒义理情怀, “小女在家乡生活十余年而终未嫁, 进宫多年难面君, 独在此时呼韩邪向大汉求亲,小女自请远嫁之日便己觉得呼韩邪正是月下老人所造,听到都隆奇夫子说匈奴,更觉合小女心意,这般来,小女只嫁呼韩邪。终究说服元帝,远嫁而去。此后,昭君作为呼韩邪宠爱有加的“宁胡腮脂”,于匈奴单于庭中,以申大义的智慧、勇敢和贤淑,接受匈俗,传播汉习,辅王哺幼,扶正法邪,消除众“胭脂”(单于妃妾)的敌意, 化解单于兄弟争权的内乱,并于纷乱的战事遭遇和游牧迁徙中,先后报恩王盾、劝归王怀、救助张子先,赢得了这三个深爱她的大汉男子至死不渝的敬重,直至呼韩邪去世,遵从匈奴习俗,移嫁袭位的复株累单于(呼韩邪之子)生儿育女,终生致力于汉匈和亲。昭君年五十而卒于单于庭,匈奴为她筑起了高高的坟冢,冢上芳草茂盛、牛羊不食、霜寒不枯、终年长绿,被称做 “青冢”。

王昭君21 45:45

第21集

汉匈边界狼烟囱起、汉匈关系十分紧张的公元前 36 年。生长于南郡姊归的山乡少女嫱儿正值豆寇年华,清纯美艳中透着野性活泼,为三人衷心所爱:一是与嫱儿两小无猜的少年猎手王怀,一为时任姊归县令的张子先,一为王怀之兄、回乡省亲的朝廷大将军王盾。王怀年少混沌,虽聪敏却不思进取,嫱儿虽有意属, 却恨其不图自强,王怀因此负气远赴边塞从军,两人从此天各一方,只存心念。张子先贵为县令且风流饲饶,却因使权弄势,更遭嫱儿坚拒。王盾则因少时从军离乡,对嫱儿只是心属,从未点破,更因得知父母早已为嫱儿与王怀配亲,则一味退缩,只把呵护当成爱。时逢皇宫选美,皇命浩荡,嫱儿美艳,自在选中。王盾、张子先二人为护所爱,各出其招,百般设法,要帮助嫱儿逃脱大劫。嫱儿则在三个男人各有所“ 碍 ”的“ 爱 ”中,生出奇念:皇帝这个男人“起码还有些胆量 ,也不用管他爹他娘他弟弟怎么想”,意气勃发,毅然挺身而出应招入宫,掖庭待招。嫱儿入宫,改名昭君。不料,入宫后,先遭众宫女妒忌,再遭毛延寿使坏,更被皇后算计,不仅无从得见皇帝,反被一举打入冷宫。公元前 33 年,汉匈王朝皆被三百年交恶所累,意欲求和养元,其单于首领呼韩邪入汉访元帝,恳称“愿做汉家婿”,提请汉帝嫁女和亲,元帝大悦之下,慨然应诺。皇后不愿亲女远嫁,请元帝于宫内寻女“赐公主身”代嫁,圣昭下达,无人敢应,昭君于冷宫之中得知,倔性顿起,决然应招。出塞之前,昭君从都隆奇师习匈文匈俗之间,始得面见元帝,元帝惊其美貌,爱其聪慧,赏其大义,欲改初衷要留在身边为妃。昭君一抒义理情怀, “小女在家乡生活十余年而终未嫁, 进宫多年难面君, 独在此时呼韩邪向大汉求亲,小女自请远嫁之日便己觉得呼韩邪正是月下老人所造,听到都隆奇夫子说匈奴,更觉合小女心意,这般来,小女只嫁呼韩邪。终究说服元帝,远嫁而去。此后,昭君作为呼韩邪宠爱有加的“宁胡腮脂”,于匈奴单于庭中,以申大义的智慧、勇敢和贤淑,接受匈俗,传播汉习,辅王哺幼,扶正法邪,消除众“胭脂”(单于妃妾)的敌意, 化解单于兄弟争权的内乱,并于纷乱的战事遭遇和游牧迁徙中,先后报恩王盾、劝归王怀、救助张子先,赢得了这三个深爱她的大汉男子至死不渝的敬重,直至呼韩邪去世,遵从匈奴习俗,移嫁袭位的复株累单于(呼韩邪之子)生儿育女,终生致力于汉匈和亲。昭君年五十而卒于单于庭,匈奴为她筑起了高高的坟冢,冢上芳草茂盛、牛羊不食、霜寒不枯、终年长绿,被称做 “青冢”。

王昭君22 45:23

第22集

汉匈边界狼烟囱起、汉匈关系十分紧张的公元前 36 年。生长于南郡姊归的山乡少女嫱儿正值豆寇年华,清纯美艳中透着野性活泼,为三人衷心所爱:一是与嫱儿两小无猜的少年猎手王怀,一为时任姊归县令的张子先,一为王怀之兄、回乡省亲的朝廷大将军王盾。王怀年少混沌,虽聪敏却不思进取,嫱儿虽有意属, 却恨其不图自强,王怀因此负气远赴边塞从军,两人从此天各一方,只存心念。张子先贵为县令且风流饲饶,却因使权弄势,更遭嫱儿坚拒。王盾则因少时从军离乡,对嫱儿只是心属,从未点破,更因得知父母早已为嫱儿与王怀配亲,则一味退缩,只把呵护当成爱。时逢皇宫选美,皇命浩荡,嫱儿美艳,自在选中。王盾、张子先二人为护所爱,各出其招,百般设法,要帮助嫱儿逃脱大劫。嫱儿则在三个男人各有所“ 碍 ”的“ 爱 ”中,生出奇念:皇帝这个男人“起码还有些胆量 ,也不用管他爹他娘他弟弟怎么想”,意气勃发,毅然挺身而出应招入宫,掖庭待招。嫱儿入宫,改名昭君。不料,入宫后,先遭众宫女妒忌,再遭毛延寿使坏,更被皇后算计,不仅无从得见皇帝,反被一举打入冷宫。公元前 33 年,汉匈王朝皆被三百年交恶所累,意欲求和养元,其单于首领呼韩邪入汉访元帝,恳称“愿做汉家婿”,提请汉帝嫁女和亲,元帝大悦之下,慨然应诺。皇后不愿亲女远嫁,请元帝于宫内寻女“赐公主身”代嫁,圣昭下达,无人敢应,昭君于冷宫之中得知,倔性顿起,决然应招。出塞之前,昭君从都隆奇师习匈文匈俗之间,始得面见元帝,元帝惊其美貌,爱其聪慧,赏其大义,欲改初衷要留在身边为妃。昭君一抒义理情怀, “小女在家乡生活十余年而终未嫁, 进宫多年难面君, 独在此时呼韩邪向大汉求亲,小女自请远嫁之日便己觉得呼韩邪正是月下老人所造,听到都隆奇夫子说匈奴,更觉合小女心意,这般来,小女只嫁呼韩邪。终究说服元帝,远嫁而去。此后,昭君作为呼韩邪宠爱有加的“宁胡腮脂”,于匈奴单于庭中,以申大义的智慧、勇敢和贤淑,接受匈俗,传播汉习,辅王哺幼,扶正法邪,消除众“胭脂”(单于妃妾)的敌意, 化解单于兄弟争权的内乱,并于纷乱的战事遭遇和游牧迁徙中,先后报恩王盾、劝归王怀、救助张子先,赢得了这三个深爱她的大汉男子至死不渝的敬重,直至呼韩邪去世,遵从匈奴习俗,移嫁袭位的复株累单于(呼韩邪之子)生儿育女,终生致力于汉匈和亲。昭君年五十而卒于单于庭,匈奴为她筑起了高高的坟冢,冢上芳草茂盛、牛羊不食、霜寒不枯、终年长绿,被称做 “青冢”。

王昭君23 45:17

第23集

汉匈边界狼烟囱起、汉匈关系十分紧张的公元前 36 年。生长于南郡姊归的山乡少女嫱儿正值豆寇年华,清纯美艳中透着野性活泼,为三人衷心所爱:一是与嫱儿两小无猜的少年猎手王怀,一为时任姊归县令的张子先,一为王怀之兄、回乡省亲的朝廷大将军王盾。王怀年少混沌,虽聪敏却不思进取,嫱儿虽有意属, 却恨其不图自强,王怀因此负气远赴边塞从军,两人从此天各一方,只存心念。张子先贵为县令且风流饲饶,却因使权弄势,更遭嫱儿坚拒。王盾则因少时从军离乡,对嫱儿只是心属,从未点破,更因得知父母早已为嫱儿与王怀配亲,则一味退缩,只把呵护当成爱。时逢皇宫选美,皇命浩荡,嫱儿美艳,自在选中。王盾、张子先二人为护所爱,各出其招,百般设法,要帮助嫱儿逃脱大劫。嫱儿则在三个男人各有所“ 碍 ”的“ 爱 ”中,生出奇念:皇帝这个男人“起码还有些胆量 ,也不用管他爹他娘他弟弟怎么想”,意气勃发,毅然挺身而出应招入宫,掖庭待招。嫱儿入宫,改名昭君。不料,入宫后,先遭众宫女妒忌,再遭毛延寿使坏,更被皇后算计,不仅无从得见皇帝,反被一举打入冷宫。公元前 33 年,汉匈王朝皆被三百年交恶所累,意欲求和养元,其单于首领呼韩邪入汉访元帝,恳称“愿做汉家婿”,提请汉帝嫁女和亲,元帝大悦之下,慨然应诺。皇后不愿亲女远嫁,请元帝于宫内寻女“赐公主身”代嫁,圣昭下达,无人敢应,昭君于冷宫之中得知,倔性顿起,决然应招。出塞之前,昭君从都隆奇师习匈文匈俗之间,始得面见元帝,元帝惊其美貌,爱其聪慧,赏其大义,欲改初衷要留在身边为妃。昭君一抒义理情怀, “小女在家乡生活十余年而终未嫁, 进宫多年难面君, 独在此时呼韩邪向大汉求亲,小女自请远嫁之日便己觉得呼韩邪正是月下老人所造,听到都隆奇夫子说匈奴,更觉合小女心意,这般来,小女只嫁呼韩邪。终究说服元帝,远嫁而去。此后,昭君作为呼韩邪宠爱有加的“宁胡腮脂”,于匈奴单于庭中,以申大义的智慧、勇敢和贤淑,接受匈俗,传播汉习,辅王哺幼,扶正法邪,消除众“胭脂”(单于妃妾)的敌意, 化解单于兄弟争权的内乱,并于纷乱的战事遭遇和游牧迁徙中,先后报恩王盾、劝归王怀、救助张子先,赢得了这三个深爱她的大汉男子至死不渝的敬重,直至呼韩邪去世,遵从匈奴习俗,移嫁袭位的复株累单于(呼韩邪之子)生儿育女,终生致力于汉匈和亲。昭君年五十而卒于单于庭,匈奴为她筑起了高高的坟冢,冢上芳草茂盛、牛羊不食、霜寒不枯、终年长绿,被称做 “青冢”。

王昭君24 45:50

第24集

汉匈边界狼烟囱起、汉匈关系十分紧张的公元前 36 年。生长于南郡姊归的山乡少女嫱儿正值豆寇年华,清纯美艳中透着野性活泼,为三人衷心所爱:一是与嫱儿两小无猜的少年猎手王怀,一为时任姊归县令的张子先,一为王怀之兄、回乡省亲的朝廷大将军王盾。王怀年少混沌,虽聪敏却不思进取,嫱儿虽有意属, 却恨其不图自强,王怀因此负气远赴边塞从军,两人从此天各一方,只存心念。张子先贵为县令且风流饲饶,却因使权弄势,更遭嫱儿坚拒。王盾则因少时从军离乡,对嫱儿只是心属,从未点破,更因得知父母早已为嫱儿与王怀配亲,则一味退缩,只把呵护当成爱。时逢皇宫选美,皇命浩荡,嫱儿美艳,自在选中。王盾、张子先二人为护所爱,各出其招,百般设法,要帮助嫱儿逃脱大劫。嫱儿则在三个男人各有所“ 碍 ”的“ 爱 ”中,生出奇念:皇帝这个男人“起码还有些胆量 ,也不用管他爹他娘他弟弟怎么想”,意气勃发,毅然挺身而出应招入宫,掖庭待招。嫱儿入宫,改名昭君。不料,入宫后,先遭众宫女妒忌,再遭毛延寿使坏,更被皇后算计,不仅无从得见皇帝,反被一举打入冷宫。公元前 33 年,汉匈王朝皆被三百年交恶所累,意欲求和养元,其单于首领呼韩邪入汉访元帝,恳称“愿做汉家婿”,提请汉帝嫁女和亲,元帝大悦之下,慨然应诺。皇后不愿亲女远嫁,请元帝于宫内寻女“赐公主身”代嫁,圣昭下达,无人敢应,昭君于冷宫之中得知,倔性顿起,决然应招。出塞之前,昭君从都隆奇师习匈文匈俗之间,始得面见元帝,元帝惊其美貌,爱其聪慧,赏其大义,欲改初衷要留在身边为妃。昭君一抒义理情怀, “小女在家乡生活十余年而终未嫁, 进宫多年难面君, 独在此时呼韩邪向大汉求亲,小女自请远嫁之日便己觉得呼韩邪正是月下老人所造,听到都隆奇夫子说匈奴,更觉合小女心意,这般来,小女只嫁呼韩邪。终究说服元帝,远嫁而去。此后,昭君作为呼韩邪宠爱有加的“宁胡腮脂”,于匈奴单于庭中,以申大义的智慧、勇敢和贤淑,接受匈俗,传播汉习,辅王哺幼,扶正法邪,消除众“胭脂”(单于妃妾)的敌意, 化解单于兄弟争权的内乱,并于纷乱的战事遭遇和游牧迁徙中,先后报恩王盾、劝归王怀、救助张子先,赢得了这三个深爱她的大汉男子至死不渝的敬重,直至呼韩邪去世,遵从匈奴习俗,移嫁袭位的复株累单于(呼韩邪之子)生儿育女,终生致力于汉匈和亲。昭君年五十而卒于单于庭,匈奴为她筑起了高高的坟冢,冢上芳草茂盛、牛羊不食、霜寒不枯、终年长绿,被称做 “青冢”。

王昭君25 45:11

第25集

汉匈边界狼烟囱起、汉匈关系十分紧张的公元前 36 年。生长于南郡姊归的山乡少女嫱儿正值豆寇年华,清纯美艳中透着野性活泼,为三人衷心所爱:一是与嫱儿两小无猜的少年猎手王怀,一为时任姊归县令的张子先,一为王怀之兄、回乡省亲的朝廷大将军王盾。王怀年少混沌,虽聪敏却不思进取,嫱儿虽有意属, 却恨其不图自强,王怀因此负气远赴边塞从军,两人从此天各一方,只存心念。张子先贵为县令且风流饲饶,却因使权弄势,更遭嫱儿坚拒。王盾则因少时从军离乡,对嫱儿只是心属,从未点破,更因得知父母早已为嫱儿与王怀配亲,则一味退缩,只把呵护当成爱。时逢皇宫选美,皇命浩荡,嫱儿美艳,自在选中。王盾、张子先二人为护所爱,各出其招,百般设法,要帮助嫱儿逃脱大劫。嫱儿则在三个男人各有所“ 碍 ”的“ 爱 ”中,生出奇念:皇帝这个男人“起码还有些胆量 ,也不用管他爹他娘他弟弟怎么想”,意气勃发,毅然挺身而出应招入宫,掖庭待招。嫱儿入宫,改名昭君。不料,入宫后,先遭众宫女妒忌,再遭毛延寿使坏,更被皇后算计,不仅无从得见皇帝,反被一举打入冷宫。公元前 33 年,汉匈王朝皆被三百年交恶所累,意欲求和养元,其单于首领呼韩邪入汉访元帝,恳称“愿做汉家婿”,提请汉帝嫁女和亲,元帝大悦之下,慨然应诺。皇后不愿亲女远嫁,请元帝于宫内寻女“赐公主身”代嫁,圣昭下达,无人敢应,昭君于冷宫之中得知,倔性顿起,决然应招。出塞之前,昭君从都隆奇师习匈文匈俗之间,始得面见元帝,元帝惊其美貌,爱其聪慧,赏其大义,欲改初衷要留在身边为妃。昭君一抒义理情怀, “小女在家乡生活十余年而终未嫁, 进宫多年难面君, 独在此时呼韩邪向大汉求亲,小女自请远嫁之日便己觉得呼韩邪正是月下老人所造,听到都隆奇夫子说匈奴,更觉合小女心意,这般来,小女只嫁呼韩邪。终究说服元帝,远嫁而去。此后,昭君作为呼韩邪宠爱有加的“宁胡腮脂”,于匈奴单于庭中,以申大义的智慧、勇敢和贤淑,接受匈俗,传播汉习,辅王哺幼,扶正法邪,消除众“胭脂”(单于妃妾)的敌意, 化解单于兄弟争权的内乱,并于纷乱的战事遭遇和游牧迁徙中,先后报恩王盾、劝归王怀、救助张子先,赢得了这三个深爱她的大汉男子至死不渝的敬重,直至呼韩邪去世,遵从匈奴习俗,移嫁袭位的复株累单于(呼韩邪之子)生儿育女,终生致力于汉匈和亲。昭君年五十而卒于单于庭,匈奴为她筑起了高高的坟冢,冢上芳草茂盛、牛羊不食、霜寒不枯、终年长绿,被称做 “青冢”。

王昭君26 45:16

第26集

汉匈边界狼烟囱起、汉匈关系十分紧张的公元前 36 年。生长于南郡姊归的山乡少女嫱儿正值豆寇年华,清纯美艳中透着野性活泼,为三人衷心所爱:一是与嫱儿两小无猜的少年猎手王怀,一为时任姊归县令的张子先,一为王怀之兄、回乡省亲的朝廷大将军王盾。王怀年少混沌,虽聪敏却不思进取,嫱儿虽有意属, 却恨其不图自强,王怀因此负气远赴边塞从军,两人从此天各一方,只存心念。张子先贵为县令且风流饲饶,却因使权弄势,更遭嫱儿坚拒。王盾则因少时从军离乡,对嫱儿只是心属,从未点破,更因得知父母早已为嫱儿与王怀配亲,则一味退缩,只把呵护当成爱。时逢皇宫选美,皇命浩荡,嫱儿美艳,自在选中。王盾、张子先二人为护所爱,各出其招,百般设法,要帮助嫱儿逃脱大劫。嫱儿则在三个男人各有所“ 碍 ”的“ 爱 ”中,生出奇念:皇帝这个男人“起码还有些胆量 ,也不用管他爹他娘他弟弟怎么想”,意气勃发,毅然挺身而出应招入宫,掖庭待招。嫱儿入宫,改名昭君。不料,入宫后,先遭众宫女妒忌,再遭毛延寿使坏,更被皇后算计,不仅无从得见皇帝,反被一举打入冷宫。公元前 33 年,汉匈王朝皆被三百年交恶所累,意欲求和养元,其单于首领呼韩邪入汉访元帝,恳称“愿做汉家婿”,提请汉帝嫁女和亲,元帝大悦之下,慨然应诺。皇后不愿亲女远嫁,请元帝于宫内寻女“赐公主身”代嫁,圣昭下达,无人敢应,昭君于冷宫之中得知,倔性顿起,决然应招。出塞之前,昭君从都隆奇师习匈文匈俗之间,始得面见元帝,元帝惊其美貌,爱其聪慧,赏其大义,欲改初衷要留在身边为妃。昭君一抒义理情怀, “小女在家乡生活十余年而终未嫁, 进宫多年难面君, 独在此时呼韩邪向大汉求亲,小女自请远嫁之日便己觉得呼韩邪正是月下老人所造,听到都隆奇夫子说匈奴,更觉合小女心意,这般来,小女只嫁呼韩邪。终究说服元帝,远嫁而去。此后,昭君作为呼韩邪宠爱有加的“宁胡腮脂”,于匈奴单于庭中,以申大义的智慧、勇敢和贤淑,接受匈俗,传播汉习,辅王哺幼,扶正法邪,消除众“胭脂”(单于妃妾)的敌意, 化解单于兄弟争权的内乱,并于纷乱的战事遭遇和游牧迁徙中,先后报恩王盾、劝归王怀、救助张子先,赢得了这三个深爱她的大汉男子至死不渝的敬重,直至呼韩邪去世,遵从匈奴习俗,移嫁袭位的复株累单于(呼韩邪之子)生儿育女,终生致力于汉匈和亲。昭君年五十而卒于单于庭,匈奴为她筑起了高高的坟冢,冢上芳草茂盛、牛羊不食、霜寒不枯、终年长绿,被称做 “青冢”。

王昭君27 45:38

第27集

汉匈边界狼烟囱起、汉匈关系十分紧张的公元前 36 年。生长于南郡姊归的山乡少女嫱儿正值豆寇年华,清纯美艳中透着野性活泼,为三人衷心所爱:一是与嫱儿两小无猜的少年猎手王怀,一为时任姊归县令的张子先,一为王怀之兄、回乡省亲的朝廷大将军王盾。王怀年少混沌,虽聪敏却不思进取,嫱儿虽有意属, 却恨其不图自强,王怀因此负气远赴边塞从军,两人从此天各一方,只存心念。张子先贵为县令且风流饲饶,却因使权弄势,更遭嫱儿坚拒。王盾则因少时从军离乡,对嫱儿只是心属,从未点破,更因得知父母早已为嫱儿与王怀配亲,则一味退缩,只把呵护当成爱。时逢皇宫选美,皇命浩荡,嫱儿美艳,自在选中。王盾、张子先二人为护所爱,各出其招,百般设法,要帮助嫱儿逃脱大劫。嫱儿则在三个男人各有所“ 碍 ”的“ 爱 ”中,生出奇念:皇帝这个男人“起码还有些胆量 ,也不用管他爹他娘他弟弟怎么想”,意气勃发,毅然挺身而出应招入宫,掖庭待招。嫱儿入宫,改名昭君。不料,入宫后,先遭众宫女妒忌,再遭毛延寿使坏,更被皇后算计,不仅无从得见皇帝,反被一举打入冷宫。公元前 33 年,汉匈王朝皆被三百年交恶所累,意欲求和养元,其单于首领呼韩邪入汉访元帝,恳称“愿做汉家婿”,提请汉帝嫁女和亲,元帝大悦之下,慨然应诺。皇后不愿亲女远嫁,请元帝于宫内寻女“赐公主身”代嫁,圣昭下达,无人敢应,昭君于冷宫之中得知,倔性顿起,决然应招。出塞之前,昭君从都隆奇师习匈文匈俗之间,始得面见元帝,元帝惊其美貌,爱其聪慧,赏其大义,欲改初衷要留在身边为妃。昭君一抒义理情怀, “小女在家乡生活十余年而终未嫁, 进宫多年难面君, 独在此时呼韩邪向大汉求亲,小女自请远嫁之日便己觉得呼韩邪正是月下老人所造,听到都隆奇夫子说匈奴,更觉合小女心意,这般来,小女只嫁呼韩邪。终究说服元帝,远嫁而去。此后,昭君作为呼韩邪宠爱有加的“宁胡腮脂”,于匈奴单于庭中,以申大义的智慧、勇敢和贤淑,接受匈俗,传播汉习,辅王哺幼,扶正法邪,消除众“胭脂”(单于妃妾)的敌意, 化解单于兄弟争权的内乱,并于纷乱的战事遭遇和游牧迁徙中,先后报恩王盾、劝归王怀、救助张子先,赢得了这三个深爱她的大汉男子至死不渝的敬重,直至呼韩邪去世,遵从匈奴习俗,移嫁袭位的复株累单于(呼韩邪之子)生儿育女,终生致力于汉匈和亲。昭君年五十而卒于单于庭,匈奴为她筑起了高高的坟冢,冢上芳草茂盛、牛羊不食、霜寒不枯、终年长绿,被称做 “青冢”。

王昭君28 45:27

第28集

汉匈边界狼烟囱起、汉匈关系十分紧张的公元前 36 年。生长于南郡姊归的山乡少女嫱儿正值豆寇年华,清纯美艳中透着野性活泼,为三人衷心所爱:一是与嫱儿两小无猜的少年猎手王怀,一为时任姊归县令的张子先,一为王怀之兄、回乡省亲的朝廷大将军王盾。王怀年少混沌,虽聪敏却不思进取,嫱儿虽有意属, 却恨其不图自强,王怀因此负气远赴边塞从军,两人从此天各一方,只存心念。张子先贵为县令且风流饲饶,却因使权弄势,更遭嫱儿坚拒。王盾则因少时从军离乡,对嫱儿只是心属,从未点破,更因得知父母早已为嫱儿与王怀配亲,则一味退缩,只把呵护当成爱。时逢皇宫选美,皇命浩荡,嫱儿美艳,自在选中。王盾、张子先二人为护所爱,各出其招,百般设法,要帮助嫱儿逃脱大劫。嫱儿则在三个男人各有所“ 碍 ”的“ 爱 ”中,生出奇念:皇帝这个男人“起码还有些胆量 ,也不用管他爹他娘他弟弟怎么想”,意气勃发,毅然挺身而出应招入宫,掖庭待招。嫱儿入宫,改名昭君。不料,入宫后,先遭众宫女妒忌,再遭毛延寿使坏,更被皇后算计,不仅无从得见皇帝,反被一举打入冷宫。公元前 33 年,汉匈王朝皆被三百年交恶所累,意欲求和养元,其单于首领呼韩邪入汉访元帝,恳称“愿做汉家婿”,提请汉帝嫁女和亲,元帝大悦之下,慨然应诺。皇后不愿亲女远嫁,请元帝于宫内寻女“赐公主身”代嫁,圣昭下达,无人敢应,昭君于冷宫之中得知,倔性顿起,决然应招。出塞之前,昭君从都隆奇师习匈文匈俗之间,始得面见元帝,元帝惊其美貌,爱其聪慧,赏其大义,欲改初衷要留在身边为妃。昭君一抒义理情怀, “小女在家乡生活十余年而终未嫁, 进宫多年难面君, 独在此时呼韩邪向大汉求亲,小女自请远嫁之日便己觉得呼韩邪正是月下老人所造,听到都隆奇夫子说匈奴,更觉合小女心意,这般来,小女只嫁呼韩邪。终究说服元帝,远嫁而去。此后,昭君作为呼韩邪宠爱有加的“宁胡腮脂”,于匈奴单于庭中,以申大义的智慧、勇敢和贤淑,接受匈俗,传播汉习,辅王哺幼,扶正法邪,消除众“胭脂”(单于妃妾)的敌意, 化解单于兄弟争权的内乱,并于纷乱的战事遭遇和游牧迁徙中,先后报恩王盾、劝归王怀、救助张子先,赢得了这三个深爱她的大汉男子至死不渝的敬重,直至呼韩邪去世,遵从匈奴习俗,移嫁袭位的复株累单于(呼韩邪之子)生儿育女,终生致力于汉匈和亲。昭君年五十而卒于单于庭,匈奴为她筑起了高高的坟冢,冢上芳草茂盛、牛羊不食、霜寒不枯、终年长绿,被称做 “青冢”。

王昭君29 45:20

第29集

汉匈边界狼烟囱起、汉匈关系十分紧张的公元前 36 年。生长于南郡姊归的山乡少女嫱儿正值豆寇年华,清纯美艳中透着野性活泼,为三人衷心所爱:一是与嫱儿两小无猜的少年猎手王怀,一为时任姊归县令的张子先,一为王怀之兄、回乡省亲的朝廷大将军王盾。王怀年少混沌,虽聪敏却不思进取,嫱儿虽有意属, 却恨其不图自强,王怀因此负气远赴边塞从军,两人从此天各一方,只存心念。张子先贵为县令且风流饲饶,却因使权弄势,更遭嫱儿坚拒。王盾则因少时从军离乡,对嫱儿只是心属,从未点破,更因得知父母早已为嫱儿与王怀配亲,则一味退缩,只把呵护当成爱。时逢皇宫选美,皇命浩荡,嫱儿美艳,自在选中。王盾、张子先二人为护所爱,各出其招,百般设法,要帮助嫱儿逃脱大劫。嫱儿则在三个男人各有所“ 碍 ”的“ 爱 ”中,生出奇念:皇帝这个男人“起码还有些胆量 ,也不用管他爹他娘他弟弟怎么想”,意气勃发,毅然挺身而出应招入宫,掖庭待招。嫱儿入宫,改名昭君。不料,入宫后,先遭众宫女妒忌,再遭毛延寿使坏,更被皇后算计,不仅无从得见皇帝,反被一举打入冷宫。公元前 33 年,汉匈王朝皆被三百年交恶所累,意欲求和养元,其单于首领呼韩邪入汉访元帝,恳称“愿做汉家婿”,提请汉帝嫁女和亲,元帝大悦之下,慨然应诺。皇后不愿亲女远嫁,请元帝于宫内寻女“赐公主身”代嫁,圣昭下达,无人敢应,昭君于冷宫之中得知,倔性顿起,决然应招。出塞之前,昭君从都隆奇师习匈文匈俗之间,始得面见元帝,元帝惊其美貌,爱其聪慧,赏其大义,欲改初衷要留在身边为妃。昭君一抒义理情怀, “小女在家乡生活十余年而终未嫁, 进宫多年难面君, 独在此时呼韩邪向大汉求亲,小女自请远嫁之日便己觉得呼韩邪正是月下老人所造,听到都隆奇夫子说匈奴,更觉合小女心意,这般来,小女只嫁呼韩邪。终究说服元帝,远嫁而去。此后,昭君作为呼韩邪宠爱有加的“宁胡腮脂”,于匈奴单于庭中,以申大义的智慧、勇敢和贤淑,接受匈俗,传播汉习,辅王哺幼,扶正法邪,消除众“胭脂”(单于妃妾)的敌意, 化解单于兄弟争权的内乱,并于纷乱的战事遭遇和游牧迁徙中,先后报恩王盾、劝归王怀、救助张子先,赢得了这三个深爱她的大汉男子至死不渝的敬重,直至呼韩邪去世,遵从匈奴习俗,移嫁袭位的复株累单于(呼韩邪之子)生儿育女,终生致力于汉匈和亲。昭君年五十而卒于单于庭,匈奴为她筑起了高高的坟冢,冢上芳草茂盛、牛羊不食、霜寒不枯、终年长绿,被称做 “青冢”。

王昭君30 45:30

第30集

汉匈边界狼烟囱起、汉匈关系十分紧张的公元前 36 年。生长于南郡姊归的山乡少女嫱儿正值豆寇年华,清纯美艳中透着野性活泼,为三人衷心所爱:一是与嫱儿两小无猜的少年猎手王怀,一为时任姊归县令的张子先,一为王怀之兄、回乡省亲的朝廷大将军王盾。王怀年少混沌,虽聪敏却不思进取,嫱儿虽有意属, 却恨其不图自强,王怀因此负气远赴边塞从军,两人从此天各一方,只存心念。张子先贵为县令且风流饲饶,却因使权弄势,更遭嫱儿坚拒。王盾则因少时从军离乡,对嫱儿只是心属,从未点破,更因得知父母早已为嫱儿与王怀配亲,则一味退缩,只把呵护当成爱。时逢皇宫选美,皇命浩荡,嫱儿美艳,自在选中。王盾、张子先二人为护所爱,各出其招,百般设法,要帮助嫱儿逃脱大劫。嫱儿则在三个男人各有所“ 碍 ”的“ 爱 ”中,生出奇念:皇帝这个男人“起码还有些胆量 ,也不用管他爹他娘他弟弟怎么想”,意气勃发,毅然挺身而出应招入宫,掖庭待招。嫱儿入宫,改名昭君。不料,入宫后,先遭众宫女妒忌,再遭毛延寿使坏,更被皇后算计,不仅无从得见皇帝,反被一举打入冷宫。公元前 33 年,汉匈王朝皆被三百年交恶所累,意欲求和养元,其单于首领呼韩邪入汉访元帝,恳称“愿做汉家婿”,提请汉帝嫁女和亲,元帝大悦之下,慨然应诺。皇后不愿亲女远嫁,请元帝于宫内寻女“赐公主身”代嫁,圣昭下达,无人敢应,昭君于冷宫之中得知,倔性顿起,决然应招。出塞之前,昭君从都隆奇师习匈文匈俗之间,始得面见元帝,元帝惊其美貌,爱其聪慧,赏其大义,欲改初衷要留在身边为妃。昭君一抒义理情怀, “小女在家乡生活十余年而终未嫁, 进宫多年难面君, 独在此时呼韩邪向大汉求亲,小女自请远嫁之日便己觉得呼韩邪正是月下老人所造,听到都隆奇夫子说匈奴,更觉合小女心意,这般来,小女只嫁呼韩邪。终究说服元帝,远嫁而去。此后,昭君作为呼韩邪宠爱有加的“宁胡腮脂”,于匈奴单于庭中,以申大义的智慧、勇敢和贤淑,接受匈俗,传播汉习,辅王哺幼,扶正法邪,消除众“胭脂”(单于妃妾)的敌意, 化解单于兄弟争权的内乱,并于纷乱的战事遭遇和游牧迁徙中,先后报恩王盾、劝归王怀、救助张子先,赢得了这三个深爱她的大汉男子至死不渝的敬重,直至呼韩邪去世,遵从匈奴习俗,移嫁袭位的复株累单于(呼韩邪之子)生儿育女,终生致力于汉匈和亲。昭君年五十而卒于单于庭,匈奴为她筑起了高高的坟冢,冢上芳草茂盛、牛羊不食、霜寒不枯、终年长绿,被称做 “青冢”。

王昭君31 44:53

第31集

汉匈边界狼烟囱起、汉匈关系十分紧张的公元前 36 年。生长于南郡姊归的山乡少女嫱儿正值豆寇年华,清纯美艳中透着野性活泼,为三人衷心所爱:一是与嫱儿两小无猜的少年猎手王怀,一为时任姊归县令的张子先,一为王怀之兄、回乡省亲的朝廷大将军王盾。王怀年少混沌,虽聪敏却不思进取,嫱儿虽有意属, 却恨其不图自强,王怀因此负气远赴边塞从军,两人从此天各一方,只存心念。张子先贵为县令且风流饲饶,却因使权弄势,更遭嫱儿坚拒。王盾则因少时从军离乡,对嫱儿只是心属,从未点破,更因得知父母早已为嫱儿与王怀配亲,则一味退缩,只把呵护当成爱。时逢皇宫选美,皇命浩荡,嫱儿美艳,自在选中。王盾、张子先二人为护所爱,各出其招,百般设法,要帮助嫱儿逃脱大劫。嫱儿则在三个男人各有所“ 碍 ”的“ 爱 ”中,生出奇念:皇帝这个男人“起码还有些胆量 ,也不用管他爹他娘他弟弟怎么想”,意气勃发,毅然挺身而出应招入宫,掖庭待招。嫱儿入宫,改名昭君。不料,入宫后,先遭众宫女妒忌,再遭毛延寿使坏,更被皇后算计,不仅无从得见皇帝,反被一举打入冷宫。公元前 33 年,汉匈王朝皆被三百年交恶所累,意欲求和养元,其单于首领呼韩邪入汉访元帝,恳称“愿做汉家婿”,提请汉帝嫁女和亲,元帝大悦之下,慨然应诺。皇后不愿亲女远嫁,请元帝于宫内寻女“赐公主身”代嫁,圣昭下达,无人敢应,昭君于冷宫之中得知,倔性顿起,决然应招。出塞之前,昭君从都隆奇师习匈文匈俗之间,始得面见元帝,元帝惊其美貌,爱其聪慧,赏其大义,欲改初衷要留在身边为妃。昭君一抒义理情怀, “小女在家乡生活十余年而终未嫁, 进宫多年难面君, 独在此时呼韩邪向大汉求亲,小女自请远嫁之日便己觉得呼韩邪正是月下老人所造,听到都隆奇夫子说匈奴,更觉合小女心意,这般来,小女只嫁呼韩邪。终究说服元帝,远嫁而去。此后,昭君作为呼韩邪宠爱有加的“宁胡腮脂”,于匈奴单于庭中,以申大义的智慧、勇敢和贤淑,接受匈俗,传播汉习,辅王哺幼,扶正法邪,消除众“胭脂”(单于妃妾)的敌意, 化解单于兄弟争权的内乱,并于纷乱的战事遭遇和游牧迁徙中,先后报恩王盾、劝归王怀、救助张子先,赢得了这三个深爱她的大汉男子至死不渝的敬重,直至呼韩邪去世,遵从匈奴习俗,移嫁袭位的复株累单于(呼韩邪之子)生儿育女,终生致力于汉匈和亲。昭君年五十而卒于单于庭,匈奴为她筑起了高高的坟冢,冢上芳草茂盛、牛羊不食、霜寒不枯、终年长绿,被称做 “青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视剧 > 王昭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