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TV•超级电视,只为极致体验!

用超级电视观看精彩节目,尽享极速大屏互联网生活!

iPhone、Android 手机随身,观看随行。

扫描二维码安装客户端观看。

如何使用二维码?

分享到:
傻春

导演: 刘家成

主演: 陶红 毛晓彤 吕丽萍 孔琳 张蓓蓓

国家/地区: 中国大陆

年代:2011

类型: 农村

剧情介绍:

《傻春》讲述的是一个大家庭的长女承担起母亲的责任,含辛茹苦把弟弟妹妹们拉扯大,又在重重困难袭来之时不离不弃,维持家庭团结的故事。

傻春01 45:04

第1集

母亲临产头一天让大女儿素春去买鸡蛋,素春走出大院正好遇见弟弟素觉被两个不学好的同学打劫。老鹰来了母鸡要拼死守护小鸡,何况自己就把自己当成弟妹们的守护神的大姐。她容不得外人欺负弟弟,那双从小就干活非常有力气的大手,像抓“鸡贼”一样把弟弟的两个同学拎到老师面前。  在素春的脑子里,老师如同父亲一样神圣,只要把不学好的同学押送到老师面前无需多言,况且她和老师很熟,自己就是在这个学校上到小学四年级,因门门考试不及格,被母亲勒令辍学,从此失学在家当了“佣人”。她的话虽然只有两句,但是能讲出“恶恐人知,便是大恶”,自然让备课室别的老师惊讶,衬托出她的身上有父亲潜移默化的深深烙印。

傻春02 45:05

第2集

四妹赵素晓就不一样了,尽管大姐去学校已经送去一块水果糖,她下学晚了,素春还是要表现出比母亲还要担心。素晓的心理反应是对“傻大姐”的修饰,一年不称呼“大姐”,就是在这个家庭长大了和“懂事”了的标志。反衬出傻大姐在这个家庭的另类,不然就不是“傻春”了。妹妹不叫大姐,是素春最担心的问题了,二姐、三姐也好,素觉也好,过去是怎么与之相处过来的,昭然若揭。  父亲赵宇初回家吃饭,可谓是一个大家庭,谈得上和谐和惬意。从父亲没有进家门,母亲的一句“你爸回来了”,孩子们顿时整装肃容,足可以看出父亲在家的地位。当孩子们以为母亲在骗人,赵宇初又真的露面了。这种“夫未进,妻先知”,是老一代人中恩爱夫妻的共有特色。反映出母亲与大女儿之间,母亲毕竟是母亲,尽管素春那么崇拜父亲,在这一点上难与母亲比拟,用以区分母亲与大女儿之间的真实位置。

傻春03 45:04

第3集

何大壮是个局长,也是赵宇初的老战友。两口子没有生育能力,一心想从赵宇初的孩子中过继一个。早晨,他是掐算着来的,带来了猪头、猪蹄、猪大肠等慰问品。当官的达成某种目的,说话稍微描一下,赵宇初心里就明白了,但他是不会答应的。  这种慰问品对伺候月子的素春来说,无非是增加干活的强度。她要照顾母亲和照顾婴儿,还要关照四岁的小妹素处。洗衣服,洗介子,烧水做饭,烫猪毛,炖猪蹄,加上母亲的絮叨,可谓四脚朝天了。小楚吃了母奶很快就反应出消化不良,哭起来吵得许敏容心烦意乱,西屋的邻居陈刘氏也来凑热闹,借机想占“傻春”的便宜。她们之间的邻里关系很复杂,夹杂“官大官小”和“谁怕谁”的问题。

傻春04 45:05

第4集

家里的气氛很活跃,可当看见父亲阴沉脸回家,即刻鸦雀无声了。素眠、素不不敢在这个时候提及买自行车的事情。素春和母亲也小心谨慎的看着赵宇初的脸色,不敢多说话。“从今天开始,全家所有的开销一切从简。”父亲一个月只能拿回工资的三分之一,素眠和素不买自行车的事情化为泡影。素不想出了一个办法与二姐商量,素眠不敢去做,素不挺身而出找到了后院的彭老师。彭老师早就青睐赵宇初收藏的鎏金佛像,愉快地买下了。姐俩偷买两辆自行车,不敢让家里人知道,骑车回家把自行车锁在前院,但是这件事瞒不过素春的眼睛,家里的任何事情,几乎没有她不知道的。

傻春05 45:04

第5集

父亲两次提示她找回来就没事了,素春回答就一句话,说的也很坚决,“我找不回来。”素春的态度激怒了父亲,一声怒吼“跪下!”,举起柳条鞭子就打,素春一声声惨叫。许敏容从来没见过丈夫如此发火,想进去阻拦,遭到丈夫呵斥。  惨叫声招来了弟弟和妹妹,招来了邻里,大家都趴在窗户看。素不哭着冲进去救大姐,谁知刚一开门,被父亲无情的鞭子打出来,幸亏素不躲闪得快,她的魂魄都吓飞了。爸爸从来没有过这样,她不敢再进去了,哭着喊着把邻里们骂走。也许是中院的动静太大了,刘姥姥觉得不对劲,问了小妹方知大事不好,赶紧往中院跑。

傻春06 45:04

第6集

学校“停课闹革命”,素眠、素不很忙碌,戴着宽宽的红袖章,骑着不带后座的自行车,不是抄“地富反坏右”的家,就是参加“大批判”,最后连素觉也参与进去,他说这比上学好玩多了。抄别人的家,吓坏的是素春。她想出了一个藏东西的办法,壮着胆子跟爸爸说,赵宇初笑了。  深夜,素春摇晃着小楚,等她熟睡之后开始了自己的行动,神不知鬼不觉地将爸爸的书籍和古董藏进后院的菜窖里。素春整整干了一晚上,在菜窖里用母亲提供的塑料床单将书籍捆上,用蜡封好,把古玩瓷器装箱,还觉得不踏实,又拿铁锹在菜窖里挖了一个洞,将三件爸爸平时最喜爱的瓷器埋了起来。等一切就绪了,天已经亮了,素春又点燃了炊烟。俗话说,隔墙有耳,素春在菜窖的频繁出入,引起了后院人的猜疑,并且告知了中院的陈刘氏。

傻春07 45:04

第7集

赵家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吃饭的时候素眠再也不喊“起立”了,素春看不下去就要提醒,素眠就是不开口。素春索性自己喊“起立”,可是只有小妹站立,别人动也不动。素眠把“起立”归罪于“四旧”,她说出的话让家人大吃一惊,赵宇初看着自己平时最喜爱的女儿,突然间一种生疏感,可他又能怎么样呢?  变化之二,也是素春最担心最可怕的。二姐、三姐都不去学校了,没有脸面出门,整天“遒”在屋里。  变化之三,母亲又在家了,收回了素春的管家大权。她心情不好,看什么都不顺眼,素春就是她的出气筒,鸡毛掸子时不时的要“光顾”大女儿。

傻春08 45:04

第8集

许敏容大手大脚惯了,工宣队又不让丈夫回家,自然也拿不回来工资,稍微有点积蓄也用完了,连买菜的钱都不多了。素处和小楚看到街坊邻居的孩子吃冰棍,馋的一个劲唆手指头,素春于心不忍,只有硬着头皮去找母亲,许敏容无奈。没有油水的饭菜,孩子们的胃口就大,而且越吃越多,都集中在中午一顿吃,因为早晚都是粗粮。中午吃米饭,素春咬着牙多蒸了一碗米,满满的一盆饭,三下五除二就剩下盆底了。素眠吃饭比较慢,一碗饭刚吃完,弟弟素觉已经吃了三碗了,伸手还让站在一边的大姐盛饭。素春拿着饭碗看着素眠,希望素眠说不吃了,可是素眠扒了碗底的两口饭,也不抬头,将饭碗往旁边一放,意思还要接着吃。这一下可难为坏了素春,她真的不知道该给谁盛饭。素觉索性起身自己去盛,将饭盆刮得叮咚直响,刮出了半碗饭坐下就吃。素春没辙了,掰了半个窝头给素眠,素眠看都不看窝头一眼,将筷子往桌子上一放,擦了一把眼泪起身走了。

傻春09 45:05

第9集

素春的性格所致,她是不会放过滚刀肉的。第二天上午回家拿了弹弓子就去了副食商店。正当她躲在门后想下手的时候,她发现了一个重大秘密。滚刀肉手里攥的一块钱忽然间不见了,绝对没有放进钱盒子里。素春来了精神,目不转睛的盯着滚刀肉,又有一个人给了一块钱,同样是他装作找钱的样子,在手里瞬间消失了。这回素春看的清清楚楚,跑过去大声叫嚷抓贼,副食店主任以为她来捣乱,素春和滚刀肉叫板,在主任的逼迫下,最后滚刀肉脱了衣服真相大白。原来滚刀肉胳膊肩膀上绑了两串连好的皮筋,上班前把皮筋的前端分别套在两个手指上,当他受到一块钱的时候,就用皮筋往钱上一套,只要一松手,一块钱就顺着套袖进了袄袖里。据他交代,用这种方法贪污了一年,一共获赃款700多块钱,在当时可不是个小数字。

傻春10 45:04

第10集

他知道别看素春傻乎乎的,可是喜欢认死理儿,一旦闹出个什么动静来,在这偏僻的旮旯,邻里们不知该怎么看他。“这样吧素春,彭老师我一向不夺人所爱,你把素不叫来,当面锣对面鼓,我把东西还给你们家。”素春这才说出真实来意。彭老师马上又笑了,“是,是便宜了点,可我跟素不说过了,等我走了我把这间房子送给她。”素春乐了,“那就是说这鸡已经是我家的了?”素春不想听他说什么了,打开鸡窝门伸手抓出那只公鸡,拎着翅膀说道:“留着它干什么,又不会下蛋,白浪费粮食。”说完就走。彭老师傻愣了,自己的话说的很满,又不能阻拦。素春拎着公鸡又转了回来,一把抢过彭老师手上的鸡蛋,“屋里应该还有吧!”说着进了屋。果真篮子里还有半篮子鸡蛋,将新下的鸡蛋放在里边,一手拎着公鸡,一手拎着鸡蛋篮子走了,所有这一切彭老师根本就没来得及反应,素春已经无影无踪了。彭老师摇头叹气,“领教,领教了!嗨···鸡也飞了,蛋也没了,呵呵,鸡飞蛋打。”他无奈地走进了屋。

傻春11 45:04

第11集

一天过去了,许敏容有点坐不住了。素不说她把该去能去的地方都去了,素眠依然是看她的《选集》,偶尔说上一句。两天过去了,许敏容着急了,发动全家人去找。素觉不去,“连个鸡蛋都不给我,饿死活该!”许敏容上去打了儿子一下,素觉很委屈,其实他不懂母亲的心,事关两个女儿的性命,此时的母亲什么事都做得出来。院里人听说素春离家出走,认为傻春太傻,一定会出大事,赶紧发动起来帮着寻找,唯独西屋陈刘氏一家和刘侃媳妇看热闹。母亲着急的已经语无伦次了,素眠还是不着急,继续她的毛主席教导,许敏容和二女儿急眼了,这是母亲和素眠第一次吵架。

傻春12 45:04

第12集

玉米地里,素春在喂小楚饭,“这回好了,大姐不仅学会说谎了,还当了一回小偷,不过挺好的,我们小楚饿不着也渴不着了是吧?我们也有水壶了,是吧小楚!”  素眠为了表示她依然是“革命的”,一次老师讲解《老三篇》,想不到素眠居然能背诵,震惊了同学,惊动了学校,工宣队认为这是改造好的“狗崽子”。高三的学生已经开始报名插队了,有市远郊的,有北大荒的,素眠硬着头皮报了陕北延安,她说她要去革命的圣地洗心革面。下学后赶紧去找何大壮,想尽一切办法也不能插队走。当何大壮听说素春已经二十多天没有回家了,后悔不已,他要把欠赵宇初的情,全部用在帮助素眠身上。

傻春13 45:04

第13集

具一喜回来了,素春高度紧张,无论他怎么说,就是不给开门。具一喜为了表示不再追究,把锁打开,把打来的饭菜放在门前地上,告诉叫花子吃完了就走人,除了奶粉可以带走之外,如果敢动他宿舍的一样东西,他会开车追击,相信她一个小时之内跑不出农场。素春害怕是在骗她,当确信具一喜走了才把饭拿进来。姐俩美美的吃完饭,准备离开具一喜宿舍,素春留了一个条表示感谢。当素春背着小楚出了门,突然意识到“凭什么呀?小楚啊,咱不就是为了找个好人家了嘛!这可是学雷锋标兵呀!”素春又回到屋里,继续把门反锁上。

傻春14 45:04

第14集

赵宇初的“叛徒”定性了,可以让他回家了,很快就要进“牛棚”接受改造。赵宇初回到家里,素眠没有进屋来看父亲,尽管许敏容去叫了两次,让赵宇初感到一阵难受,父女俩开始了冷战。赵宇初对素不的头发不满意,下令改正,不然不见她。儿子倒是会拍马屁,也不是哪儿搞来一包大前门香烟。得到母亲的表扬后,自己躲着学抽烟。  具一喜听了小楚的事情,拍案大叫,这叫什么事????他决定帮素春,可是要想留在农场非场长说了算不可,他是个一本正经,照章办事的人,唯独就一个毛病,“怕老婆”,具一喜打保票去找场长老婆。素春感激不尽,千恩万谢,具一喜告诉她,过几天农场要来一批改造的“牛鬼蛇神”,都是冶金系统的,希望能有你爸爸。素春的神经一下被触动了,她很想念爸爸。

傻春15 45:04

第15集

具一喜来找场长发现素春已经进了场长家感到惊奇,但是和素春说不了两句话就被采芹纠缠上了。具一喜又是给小楚买衣服,又是送奶粉和玩具,这让采芹受不了了,给素春下了通牒,“如果你在和他来往,我就把你赶出农场。”素春为了等父亲,又忍下了这口气。  场长老婆在农场服务社上班当主任,而且是个母老虎,没人不怕她。素春来了她可是轻松多了,不用做饭,不用洗衣服,指挥素春还特别好使唤。没两天她就离不开素春了,有什么事不叫采芹了,“去,把保姆给我叫来。”素春谨慎从事,不敢出纰漏,场长老婆逢人便说找了一个好保姆。

傻春16 45:04

第16集

素眠收拾好行李在等候何大壮的到来,何大壮要把她送到一个外地的国营大型兵工企业。许敏容做素不的工作,你二姐这一走不知何时才能回来,让她带着素晓去向二姐认个错。“亲姐俩有啥过不去的,一句话不就过去了。”素不也觉得二姐这一走不该不说话了,主动给二姐认错。素眠心情好,俩人用不着道歉,说点别的事情也就解开了疙瘩,倒是素晓年龄小,流了眼泪,希望二姐能常回来看她。但是,何大壮没有来,素眠等不下去了,素不和她一起去了何大壮家。进家一看傻眼了,刚刚被抄家,妻子正在家流泪,何大壮被“提”走了。素眠眼看成功的事情突然化为泡影,这对她的打击太大了,她崩溃了。

傻春17 45:04

第17集

开饭了,素春依然要伺候全家,妹妹们居然没人问她爸爸的身体状况和其它情况。素春越想越不是滋味,把盛饭勺子一扔,“你们怎么不问我,爸爸吃的怎么样?爸爸住的怎么样?是不是受苦了?”妹妹们的回答令素春张目结舌,许敏容气得把筷子一扔“白眼狼!”,进屋自己哭去了。  夜晚,素春想着父亲的话,“家人一般心,无钱堪买金。”她说什么也睡不着了,坐立起来非要和素眠谈谈,“爸爸说,一人一颗心,有钱难买针,这是家啊!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待爸爸?”素眠一连串的问题,素春一个也回答不上来。素不在旁边敲铲子,素春更是听不懂了。连素晓问了“傻大姐”一个问题她都无言以对,她不说话了。天亮了,素春依旧没睡,在她的脑子里,只要素眠不去北大荒插队就不会记恨父亲,她会像以前一样对爸爸好。素春想到了具一喜会不会帮她?想到这,起床收拾东西,抱起没睡醒的小楚就走了。

傻春18 45:04

第18集

素眠在场部当了打字员,她是个心高的姑娘,从内心看不上具一喜,只是奈于所处环境,对具一喜不卑不亢。采芹是广播员,发现具一喜与素眠接触频繁,醋意大发,“哦,原来是青梅竹马?表哥表妹的听着怪肉麻的。”采芹不过是个初中生,远不是素眠的对手,素眠奈于自己的身世,不好与她吵架。  轻轻地敲门,拔腿就跑,躲在墙后,看出来的是不是素眠。出来的果真是素眠,素春摆手,素眠慌张地看周围,确实没人看见方才走过来训斥素春。素眠不回去见父亲,非同一般的事,一旦戳破了她就完了。素春说万无一失,全都安排好了,连同父亲都让保卫科的老李叫到了“小号”。素眠依然不去,警告素春以后再来找她就不客气了,回身便走了。

傻春19 45:05

第19集

素眠在场部当了打字员,她是个心高的姑娘,从内心看不上具一喜,只是奈于所处环境,对具一喜不卑不亢。采芹是广播员,发现具一喜与素眠接触频繁,醋意大发,“哦,原来是青梅竹马?表哥表妹的听着怪肉麻的。”采芹不过是个初中生,远不是素眠的对手,素眠奈于自己的身世,不好与她吵架。  轻轻地敲门,拔腿就跑,躲在墙后,看出来的是不是素眠。出来的果真是素眠,素春摆手,素眠慌张地看周围,确实没人看见方才走过来训斥素春。素眠不回去见父亲,非同一般的事,一旦戳破了她就完了。素春说万无一失,全都安排好了,连同父亲都让保卫科的老李叫到了“小号”。素眠依然不去,警告素春以后再来找她就不客气了,回身便走了。

傻春20 45:05

第20集

素春连吓带冻病倒了,母亲和素眠在屋里说起来没完没了,弟弟,妹妹们也在那听,根本没人理睬素春。当小妹端着一缸子热水让大姐喝水,大姐的眼泪唰的就流下来,抱着小妹哭道:“大姐没白疼你。  赵宇初独自去了大医院,医生让他必须住院,有可能是肝癌。赵宇初没有答应,要求这件事对别人保密。赵宇初回到家里,素眠不知该怎么面对父亲,只是轻轻地叫了一声爸。赵宇初没有让女儿难堪,他要在自己有限的时间内,给孩子们多一点快乐。  家人送素不去学校参加誓师大会,然后就出征了。赵宇初忍着肝疼,额头都是汗珠,坚持要送行。素不哭着让爸爸回去,赵宇初不想倒在女儿面前,可是他可能再也看不见女儿了,矛盾的心里目送着女儿的背影。他坚持往回走,但还是倒下了。

傻春21 45:05

第21集

大姐告诉爸爸一个秘密,父亲以前最喜欢的几个古董瓶子没有被抄家走,她埋在了地窖里,可惜没有想到都藏起来,原打算等这阵风过去告诉爸爸,如果爸爸想看她去挖出来。爸爸不让她挖,再三叮嘱不准告诉任何人,包括你妈在内也不能告诉,相信爸爸,将来一定会有用场。  母亲的屋里挂着赵宇初的遗像,许敏容痴呆地坐在床上,孩子们(除了素眠)站在一旁劝母亲,素不说:“妈,你已经两天不吃不喝不下地了”。许敏容毫无反应。素觉的一句话让母亲清醒过来,“妈,您也下地看看吧,傻春她把堂屋都变成我的灵堂了!”母亲一声酷似还魂般的长叹,“赵宇初,你让我怎么养活这一家子呀!”母亲推开素春送上的饭,下地进了堂屋,愣在了那里。堂屋除了素觉睡觉的地方,几乎被硬纸盒的半成品占满了。许敏容有气无力地问“傻老大呢?”孩子们摇头谁也不知道。

傻春22 45:04

第22集

赵家可谓是不幸中的大喜,有人能赚钱了。赵素觉把纸盒一踢说什么也不干了,学也不上了,他要上班,“跟你们说啊,谁要惹我,我赚了钱,一分不给!”可是事情并不是那么容易,二姐素眠那边也在惦记着这件事情。她和同宿舍的知青分析,如果现在她回城,马上就可以找爸爸的工厂,顶替上班。知青说素觉也初中毕业了,又是男的,你妈一定让他去。素眠说她不懂了,她们家“我妈是吃粮不管酸,根本想不到那,傻春就更别说了,她就不懂政策。”反正这件事情取决于她回城的速度。这时,广播里传来采芹的声音,晚上要在露天广场放映国产最新译制片,阿尔巴尼亚的《地下游击队》。知青们欢喜,对于会背诵“八个样板戏”的人们来讲,能看到这样的电影可谓是过年。素眠认为机会来了。

傻春23 45:04

第23集

素春一定要让素眠说话,“不然你会病的!”素眠就是不说,眼泪吧哒吧哒掉了下来。素春受不了了,也跟着哭了起来,“不行,说什么也得想办法!”素春领着小妹们在糊纸盒,素春绞尽脑汁想,想的把纸盒都糊错了。她突然问母亲,何大壮叔叔解放了吗?这句话提醒了素眠,“不用你去,我自己去!”素眠推着车子出了院门。素眠刚走,内蒙生产建设兵团来人了,要把素不带回去。许敏容吱吱唔唔,素春撒丫子就跑。  “抓你来了!建设兵团抓你来了!”素春跑的上气不接下气找到素不。素不正在和内蒙跑回来的顾一凡在一起,不仅素不吓坏了,顾一凡也吓得不敢回家了,两人商量结果只有找高干子弟吴世良,让他帮忙想办法藏身。

傻春24 45:05

第24集

 素眠说起家里人都没有把刘茜当做家里人,刘茜自然有了事情就想回娘家,素春觉得素眠说的对,急忙让素处去上班,素处问谁是经理,素春斩钉截铁的说素觉当经理,素处不同意,小楚告诉素春把车交给素处她就会同意,听说车子归自己管,素处也答应了素春的决定。  老三素不回到老家发展,公司也搬回了老家,并且找了个志同道合的男朋友。素不刚到家,就责怪素春不经过她的同意就把店铺交给素觉和刘茜管理。小楚看见素不回来,高兴的说出总算回来了个出气的。

傻春25 45:05

第25集

素春去找素觉要钱,素觉和刘茜都想赖账,小楚赶来生气的说不给钱就去起诉他们,素春急忙改口说不要了。小楚坚决不同意,素觉猛然间想起问素春要钱做什么。素春说起要钱给爸爸买墓地,素觉马上说给爸爸买墓地是应该的,他同意拿钱给爸爸买墓地。  素春替小楚答应钱不要了,只要素觉拿出三分之一的墓地的钱。小楚生气的走出素觉的房间,刘茜生气的向素觉提出换车并且给她娘家换车的问题,素觉只得一一答应。  素春把全家人都找了回来,和大家商量给爸爸买墓地的事情,除了素眠,其他人都同意这个事情,素眠却因为这个问题很敏感,怕耽误了自己的前程。素晓表示同意二姐的意见,素处听大家的,全家人分成了两派。

傻春26 45:05

第26集

转天顾明到服装店里找顾明,素春急忙阻拦顾明不许小妹和他见面。素处让顾明帮忙找个购物渠道,顾明答应改天带素处去上海。素春忽然有了主意,打电话给素不告诉素不她准备带素处去深圳开开眼界,素不满口答应。  素春回家告诉小楚大姐在深圳给她找了个治腿的专家,素处生气的骂小楚出卖了她,小楚告诉素处大姐带她去看腿,就一定也带素不一起去。素不高兴的收拾行李和大姐小楚一起去了深圳。  到了深圳,素不开车接她们到了宾馆,素春在路上看见了一个服装厂招工,她没进宾馆就急匆匆走了。素不知道素春一定有什么事情,所以才急匆匆走了。

傻春27 45:03

第27集

素眠打电话给老局长换了个说法,给素春找了个帮院子里无业人员解决下岗再就业问题的缘由,事情就这么解决了。李向东在一旁一直夸赞素眠有办法。  转眼素春被放了回来,她又组织大伙进厂干活,徐敏荣告诉素春肯定是顾家的儿子顾明揭发他们的。素春告诉马大婶去和顾家说清楚。  素春回家向素眠道谢,素眠再次告诉素春她不喜欢和这些唯利是图的邻居们来往。徐敏荣又告诉素春她要当服装厂的经理,不为别的,就为了把顾家从厂里赶走。

傻春28 45:05

第28集

 马大叔提出素眠这不是在经营而是在整人,素眠问大家有没有办法,大家都说没有办法。素眠提出想要扭亏为盈,就要让工厂转型,厂里需要更新设备,聘请设计人员,素晓算了一下,想要转型适应市场就要追加投资180万。按照股份比例,大家都要出钱投资。大家一听要把赚来的钱拿出去投资,全都傻了眼。  素眠向家里人说了厂里的状况,财务报表看出这两年大家都赚了钱,唯独素春没有赚钱,把钱都分给了大家。见素春出去买菜一直不回来,素不知道一定是被邻居们俘虏了。  素春买菜回来,还没回到家就被邻居们拉到后院商量对策。素春被邻居们一说,心里过意不去,决定帮邻居们回家向素眠求情。邻居们接过素春手里的饺子馅,一起帮素春包起饺子。

傻春29 45:03

第29集

素处怀了身孕和丈夫永纯一起回家来,她还惦记着家里分房子的问题,找素春商量,素春说家里房子没有素处的份,但是户口却要留在家里。老二素眠也被找了回来,素春告诉素眠赶紧把苗苗转学到这边来,因为苗苗户口还在家里。   吃饭的时候,素春替妈说话,说道拆迁的问题,素春发言说拆迁的问题归她管,妈妈把权利交给了她,以后谁也不许过问房子拆迁的问题。许敏荣同意素春的话。   吃过饭,刘茜和素觉回到房间,刘茜一直埋怨素春太不把别人意见当回事了,素觉同意刘茜的话,决定给素春来点硬的。   素处提起永纯要专业了,想在家里分房子的时候分得一处居住的地方,素春告诉素处不要打家里的主意。   素眠也不高兴,素眠心里在替自己的苗苗着想着。对大姐把全家聚在一起的想法,都不太赞同。

傻春30 45:03

第30集

素春被素不点醒,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她哭着向素不承认自己确实有些忘乎所以居功自傲,她决定做回原来的自己,让姐妹们重新感觉到家的温暖。   素春临走的时候看见了素不的带锁的提包,她忽然问起素不这种箱子是在哪里买到,素不疑惑素春为什么问这个,素春推说只是随意问问。   素春到妈妈的房间,看见徐敏荣愁眉苦脸躺在床上,知道妈妈为了素不离婚的事情伤心难过,素春告诉妈妈素不离婚的问题她能解决,房子的问题也快整理好了,徐敏荣知道素春能解决好姐妹间的问题,只好让她去。   素春趁着夜深人静,悄悄跑到后院的菜窖里,挖出了爸爸遗留下来的一对花瓶,装在了新买来的带锁的皮箱里,她知道这是爸爸一直珍藏着的古董,但是她不知道这个到底有多大的价值,只知道爸爸珍惜的东西,她就要拼了性命去保住。

傻春31 45:04

第31集

素春打电话骗素不说廖忠一就要出国了,让她赶紧赶到。素不接到电话急忙赶往机场。素春和廖忠一打赌,只要素不来追他,廖忠一就要向素不道歉。廖忠一坚持不相信素不会来追他,在他心里素不的心比铁石还硬,内蒙兵团的7年生活已经让素不心比铁石。   素眠把存折拿给妈妈让妈妈收回,徐敏荣开导素眠说素春既然相信她,她就应该接过家里的担子,这是全家人对她的信任。徐敏荣提出家里的两个最大的女儿,一个干活,一个管事,应该携手合作。素眠解开了心里的疙瘩,决心挑起家里的担子。   素不慌忙赶到,廖忠一见素不真的来追自己,感动的抱住了素不。素不见素春和廖忠一合伙骗自己,生气的就要冲廖忠一发脾气,廖忠一急忙道歉,两人重归于好,素春趁机离开。   素觉拿草莓来给徐敏荣,徐敏荣提出让素觉买个手机送给小楚,以缓解兄妹之间的尴尬气氛。素觉感觉妈妈从来也没有向自己开口要东西,当下决定给小楚买个高级的手机。

傻春32 45:05

第32集

素觉在医院里躺了快一年多,众姐妹们都已经被巨额的医药费压的喘不过气来。几个姐妹家里值钱的东西都卖了,大家都咬紧牙根坚持着为素觉继续治疗着。刘茜却准备收拾东西带着宝祥离开赵家了,她担心素春逼她卖了服装店,担心娘家靠素觉开起来的服装店和超市都被赵家收了回去。   素眠请大家到回迁房的对面开会,素眠提出停止素觉的治疗,回家静养,素春坚决不同意,几个妹妹早已经山穷水尽,素不提出让刘茜把服装店卖了,或者把三居室卖了,否则交不出回迁款连回迁房都不属于他们家了。素春坚决不同意卖掉刘茜的服装店,也不同意卖掉打算分给素觉他们的三居室。最后,大家又一次不欢而散,这个家庭会议又是没有任何结果。   刘茜带着宝祥去医院和素觉告别后离开了赵家,回到了娘家去住,并且对素春是不告而别。

傻春33 45:03

第33集

素春答应妹妹们说出古董的秘密,但是前提的几个妹妹要轮流陪她一起带素觉出去兜风。最后妹妹们同意素春的条件,素春答应改天拿出爸爸剩余的古董。  几个妹妹轮流陪素春一起带着素觉去兜风,素春去海边,去山上,去不同的地方,让素觉接受大自然的和风吹拂。这天,素晓和素春带到病房里正准备带素觉回去,却发现了素觉床头柜上放着鲜花,素春知道是刘茜来过了,急忙去刘茜家找刘茜问个明白。  素晓和素处分析刘茜的做法,觉得刘茜一直在暗中观察着他们和素觉的反应。正觉得刘茜的可怕,法院的人却走进了服装店,他们通知素处和素晓刘茜已经把素觉告上法庭,提出离婚诉讼。素晓急忙让素处签字,说这是好事,因为从此看来,刘茜还不知道他们的房子已经是素觉名下。

傻春34大结局 45:05

第34集

第二天素春来到医院,见刘茜已经在照顾着素觉,心里感觉很为他们高兴,回到家里见小楚还在睡觉,急忙叫小楚起床。  素春迎面遇见林家马大婶,她兴奋的告诉马大婶素觉昨天已经醒了,马大婶急忙要去通知邻居们去医院看望素觉,素春赶紧制止,她告诉马大婶素觉目前不能太激动,等过段时间再去看他。  素觉看见素春,告诉大姐刘茜和护士们已经告诉他都是因为大姐的坚持他才得以恢复,素觉激动的说出感谢大姐,素春提起爸妈心中激动也流出了真情的泪水,素觉提出要去看看爸妈,素春告诉素觉要记住妈妈是因为他才离开人世的,要素觉好好活下去。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视剧 > 傻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