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TV•超级电视,只为极致体验!

用超级电视观看精彩节目,尽享极速大屏互联网生活!

iPhone、Android 手机随身,观看随行。

扫描二维码安装客户端观看。

如何使用二维码?

分享到:
狐步谍影

导演: 杨文军 郑军

主演: 董维嘉 吕颂贤 谢君豪 赵子惠 张政勇

国家/地区: 中国大陆

年代:2007

类型: 谍战 爱情

剧情介绍:

在休伯特的安排下,于堇以饰演舞台剧《狐步上海》的女一号为幌子,到达上海。却不巧遭遇昔日情人——话剧导演谭呐,同时谭呐也是这部《狐步上海》的导演,一时旧爱新恨纠缠于两人之间。

狐步谍影01 46:18

第1集

1941 年秋,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进入最危急关头。日本与美国的矛盾日趋激化,一个神秘的密码组合“KABUKI”(歌舞伎)如幽灵般频频出现,令同盟各国难以破译。为此,英国军情六处与日本反战人士在上海建立秘密通道,向同盟国情报机构传送日军最高军事战略情报,代号“花粉”。 通道刚一建立就遭到日本宪兵队特高课的破获,英国军情六处驻上海19号站全军覆没。未能及时销毁的“花粉”情报残片使日方大为震动,随即便派出了刚侦破“佐尔格”案的东京警视厅谍战专家风间久彦赴上海全权处理“花粉”渠道。 与此同时,由于19号情报站的遭袭,军情六处并没有得到完全的“花粉”情报。于是英国军情局上海站站长休伯特再次指示情报员彼得与76号情报处情报掮客唐亿民交易,准备重开渠道。 风间久彦刚到上海,就封锁了宪兵司令部,并一举摧毁了英国军情六处在上海的最后一个情报据点——眼科诊所,击毙藏匿于宪兵队中的“花粉”联络员佐佐木。“花粉”渠道再次中断。为能重建渠道,休伯特无奈下,准备启用从没参加过任何情报工作,没有案底的女明星于堇——自己的养女作为重建“花粉”渠道的联系人。

狐步谍影02 45:09

第2集

在休伯特的安排下,于堇以饰演舞台剧《狐步上海》的女一号为幌子,到达上海。却不巧遭遇昔日情人——话剧导演谭呐,同时谭呐也是这部《狐步上海》的导演,一时旧爱新恨纠缠于两人之间。而舞剧原女一号白云裳,谭呐现在的女友得知女一号换人,顶掉自己的又是现在爱侣昔年的情人,醋劲大发,大闹剧场后愤然离去。 于堇与丈夫倪则仁因过去与谭呐的纠葛而怄气,于堇搬入国际饭店。 唐亿民去宪兵队取情报被风间久彦盯上,彼得去汇中银行取钱被隐藏其中的日本特务银狐三号举报,枪战中彼得受伤逃入国际饭店于堇房中。由于彼得受伤行动不便,曾经受过训练的于堇便承担下与唐亿民接头的任务,乔装赴会。 夜总会中,于堇成功与唐亿民接头,并巧妙逃过宪兵队的围捕。 危急关头,休伯特的助手小杨出现并救走于堇与唐亿民,在确认交易成功后,小杨为策安全,将唐亿民灭口,于堇不满。 休伯特派茱莉跟踪于堇丈夫倪则仁,发现其倒运鸦片,遂向日本宪兵队举报。

狐步谍影03 45:56

第3集

宪兵队查抄了倪则仁的仓库,搜出大量鸦片。特高课在国际饭店当着于堇的面逮捕了倪则仁。森田正怀疑倪则仁在为新四军运输药品,遂对其进行刑讯。于堇找休伯特营救倪则仁,休伯特假意应允。 森田正对风间久彦封锁宪兵司令部提出异议,认为“花粉”渠道已经破获。而风间久彦坚持认为,仍有“花粉”联络员暗藏于宪兵司令部内。 休伯特以试新衣为名,将接头信物交给于堇。并安排了于堇去宪兵队探监丈夫倪则仁,遂实施“花粉”情报交接。

狐步谍影04 46:10

第4集

于堇探监倪则仁,在宪兵队巧遇风间久彦引起风间警觉。于堇虽然没有参加过实际工作,但曾经的特工训练使她很快就察觉到了休伯特的计划,并发现了休伯特利用倪则仁为借口,以探监为名,掩护“花粉”情报交接。 于堇与休伯特摊牌,但被休伯特说服,休伯特晓以大义,并保证这次情报交接后就将倪则仁赎出。 谭呐与凯德商行老板范健生倒运管制药物盘尼西林,汪伪海关关长乃一酒色之徒,想通过谭呐导演的关系约见明星于堇,一亲芳泽。被于堇当面拒绝,甚感恼怒。 风间久彦对已经封锁的司令部中遇到于堇耿耿于怀,同时又在随后不久监听到了英国军情六处特有的“伦敦指法”,风间觉得自己已经接近了“花粉”渠道的关键。 新送来的“花粉”情报要求保证通道长期建立,原本以为是一锤子买卖的休伯特陷入了两难境地。刚向女儿保证要营救倪则仁,但为了情报渠道畅通,就不得不阻扰倪则仁出来。于是,休伯特谎称保释金额过大,手上暂无足够赎金。于堇在倪则仁家中寻钱未果后,谭呐取出巨额现金给于堇。

狐步谍影05 46:11

第5集

于堇从谭呐处借到巨款架车准备去宪兵队保释倪则仁,在路上遇到车祸,慌乱中车中巨款不翼而飞。于堇察觉到此时与小杨有关,于是质问休伯特。得到的答复是不能保释倪则仁,为了保证情报渠道畅通,为了在战争中赢得胜利,救回更多的生命,需要一定的牺牲。休伯特要求于堇正视自己的责任,她无法逃避。 同时,为了倪则仁能够继续留在宪兵司令部内掩护情报渠道。休伯特命令于堇构陷倪则仁,将发报机亲手放入倪则仁寓所。 谭呐将排戏经费借给于堇被季会长得知,打手要债被于堇撞破。于堇匆忙归还赎金,引起谭呐怀疑。 风间派坂垣伍长寻找监视军情六处情报员,发现斯坎伯纳书店的收银员小李就是军情六处的谍报员。英国军情六处亚洲区负责人布莱尔通过其他渠道弄到了日本军用密码NH密码本,小李和彼得去取时被监视小李的坂垣发现。

狐步谍影06 45:56

第6集

彼得与小李去取NH密码本遭风间久彦伏击,小李自杀,NH密码本被风间截回。 健生就成关长扣住盘尼西林一事来质问谭呐,原来谭呐与健生都系重庆军委技术处的特工,在上海从事地下活动,倒运珍贵药品支援前线抗战。谭呐将其对于堇的怀疑告知健生。 倪则仁在释放时被举报再次抓回,风间久彦对倪则仁再三遭人匿名举报产生怀疑,同时怀疑于堇身份与目的。 风间注意到与小李同时去取情报的彼得,并认定他也是军情六处的间谍。 于堇二次探监倪则仁,回国际饭店时被色迷心窍的成关长绑架。对于堇产生怀疑,遂跟踪监视于堇的谭呐,悄悄尾随成关长的手下来到郊外仓库。并在于堇身份暴露的危急时刻击毙成关长,就了于堇一命。

狐步谍影07 46:26

第7集

谭呐救出于堇,却不料于堇为了情报冷下杀手,两人尔虞我诈,互相斗法,最后终是谭呐棋高一着,将“花粉”情报取走。 谭呐虽然夺走情报,但向于堇表示希望能和英国军情六处合作,共享“花粉”情报。于堇转达给休伯特后得到首肯,伦敦方面也表示在利益一致时同意与中方的合作。 在谈判过程中,谭呐交出了被自己夺走的“花粉”情报,并言明情报中关键部分被日本NH密码加密。要求于堇配合自己去日本领事馆偷盗NH密码本。 彼得养伤期间勾搭上了医院的女护士张瑞芬,违犯规定带外人去自己寓所险些被茱莉撞破。休伯特担心取NH密码本一事会让风间怀疑到彼得,从而危急“花粉”渠道,遂命令他暂时搬家。彼得刚走,在坂垣的跟踪追查下,风间久彦也摸上了彼得的寓所,结果扑空。 谭呐和休伯特于堇分析领事馆结构,制定计略准备实施偷盗计划。

狐步谍影08 46:16

第8集

风间久彦注意到NH密码,对于现存上海的三处存放地点逐一排查,发现藏于日本驻上海领事岛津的官邸最易被盗。 白云裳不服气于堇顶掉她女一号的位置,更嫉妒谭呐对于堇的旧情,公开提出比舞争角,想让于堇难堪。不想自己苦练3个月的狐步舞,仍不及初来乍到的于堇。 于堇与谭呐相谐参加岛津领事的外交聚会。于堇谎称疲累,色诱岛津领事陪她上二楼书房,用事先准备好的麻醉剂迷倒岛津。同时谭呐溜进配电间,切断警报装置电源,由于堇打开保险箱,偷拍NH密码内容。 风间久彦率人硬闯领事馆,要求盘查宾客。在楼梯口遇到于堇,再次生疑。在要求对与会宾客搜身问题上,风间与岛津产生矛盾。

狐步谍影09 46:16

第9集

在宪兵司令中川的首肯下,风间久彦检查了保险箱以及配电室,在检查配电间时,发现了谭呐由于保险丝短路,临时加上的眼镜框。风间立即下令封锁搜查,但却被于堇谭呐先走一步。 风间久彦找到白云裳,并一口道出她的来历和不为人知的身世。并以白云裳被满铁老师强暴以及事后生下私生子为要挟,逼迫白云裳帮助特高课办事,监视于堇。 通过NH密码成功破译的“花粉”情报指出日本可能要南下攻击英荷属殖民地。英国政府高度重视,要求扩大和中方合作。休伯特命伤愈后的彼得负责押运军火供给中国反日游击队。 风间在倪则仁身上审不出有价值的东西,遂恶毒地让倪则仁吸食鸦片成瘾,好以此控制。 彼得对休伯特的小心谨慎很不满,认为休伯特在排挤自己。在与陆阿大配合交接军火时,动了侵吞军火,自己倒卖牟利的心思。 于堇探监倪则仁发现其身染毒瘾,心里内疚不已。探监时再次遇到风间久彦。于堇的频繁出现,引起风间的怀疑。同时在于堇探监后不久,特高课再次截获“伦敦指法”。 深夜,岛津领事突然来访。

狐步谍影10 45:51

第10集

岛津领事深夜拜访,告知风间自己之前并不认识于堇,并在与于堇同在二楼的时候,曾经被迷倒数分钟。风间久彦联系几次与于堇的碰面以及发现“伦敦指法”的时间,判断出于堇是一个隐藏很深的英国间谍。 彼得与张瑞芬幽会被风间久彦看到,并跟踪。陆阿大与彼得合谋黑吃黑,借宪兵队之手杀掉游击队接头人,将军火转卖。 倪则仁在牢中自杀未遂,风间派坂垣伍长监视来探监的于堇,伺机抓捕,却不料女厕所水箱爆炸,“花粉”联络员预先察觉到危险,果断切断情报通道。 宪兵队设伏失败,恼羞成怒的风间久彦下令绑架于堇。坂垣尾随于堇至英租借准备动手,被同样来跟踪于堇的谭呐发现。一场枪战后,谭呐负伤掩护于堇逃脱。 白云裳在风间的指示下,主动找于堇道歉要求回剧组。在与于堇谈话中发现于堇房中有大量血迹,起了疑心,并报告给特高课。坂垣带人在国际饭店硬绑走于堇。 风间久彦怀疑“花粉”联络员就在特高课内,于是向中川秀次借人来协助调查。 大明星于堇被日本人绑架,在休伯特和谭呐的推动下,社会各界纷纷谴责日军暴行。面对外交与社会舆论的双重压力。中川秀次极为恼火,勒令风间久彦48小时破案,否则就释放于堇。

狐步谍影11 46:19

第11集

风间久彦虽逮捕了于堇,但苦于没有证据,又碍于外界压力无法动刑,一时不知如何着手。 彼得行踪被坂垣所掌握,顺藤摸瓜下发现他与陆阿大合谋倒运军火 彼得与张瑞芬幽会,被风间久彦堵在房中,风间对张瑞芬动刑,迫使彼得屈服。风间久彦抓住了彼得与陆阿大合谋倒运抗战军火的把柄,并以此相协,要求彼得作为特高课在军情六处中的眼线。 张瑞芬不齿彼得的怯懦和贪婪,毅然决定离开,在路上遇到车祸而死。 风间久彦迫于外界压力,同时又掌握到了彼得这条暗线,所以同意释放于堇。 休伯特要求于堇立即离开上海,并告知其兄于楠在与日本空军的空战中牺牲了。

狐步谍影12 46:26

第12集

花粉渠道由于女厕所爆炸事件而中断,于堇已经暴露,在遭受于楠牺牲的打击后,为休伯特说服,准备离开上海。 在彼得送于堇离去的路上,于堇在报纸上发现了花粉的紧急联络暗号,遂决定留下接头。 彼得将于堇突然留下的情况告知风间久彦,通过彼得的汇报,风间久彦分析出花粉联络员的联络方式,并猜出了接头地点。 为了探听接头的准确时间,风间久彦向倪则仁摊牌,指证连续两次匿名陷害他的就是他心爱的妻子于堇。并以释放和于堇的生命相要挟,迫使倪则仁回去协助特高课监视于堇。其实风间久彦释放倪则仁是为了混淆视线,掩护真正的“鼹鼠”彼得。 彼得通过接近茱莉,搞到了确切的花粉接头时间与日期 休伯特通过内线得知日本人已经知道了确切的接头地点与时间,但为了情报渠道考虑,决定冒一冒风险。

狐步谍影13 45:54

第13集

倪则仁用迷药迷昏于堇,在日本特务的眼皮子底下,利用调换钢琴,使一招金蝉脱壳将于堇运上开往伦敦的英国货船维多利亚号。 休伯特因为接头时间和地点暴露,约见谭呐商议,不料风间久彦突然抓了倪则仁,内线传出,倪则仁已经将于堇秘密送往英国。船已经到了公海,很难追回。 由于倪则仁的意外之举,让各方都陷入了死局。风间久彦虽然掌握了时间和地点,却无法确定接头人。休伯特和谭呐因为“花粉”联络员只认于堇,任何其他人都无法代替。恰在此时,醒后的于堇在维多利亚号大副的帮助下,又回到了上海。 白云裳在路上无意间看到于堇,使得风间久彦也知道于堇已经回沪。风间久彦不动声色,仍然按原计划设伏。为了报复倪则仁耍了自己,风间带上倪则仁去现场,要让他亲眼目睹自己的妻子被打死,并要倪则仁作为彼得的替罪羊。 特高课上尉北川和美,以妹妹病重为由,从风间助手小津次郎手上骗得通行证,往接头地赶去。

狐步谍影14 45:41

第14集

北川和美乔装来到接头地点,特高课、军情六处、军统等各个势力也做好准备。正当于堇准备接头之时,一声枪响。倪则仁抢了森田正的枪,并开枪将其打倒。突然开枪的倪则仁引起了巨大的骚乱,慌乱中北川和美与于堇顺利接头。倪则仁为掩护于堇被风间打死。 “花粉”联络员和于堇都没抓到,自己一直怀疑的森田正现下与死人无异,一时间,风间久彦陷入了困局。所有线索都被掐断了。 谭呐怀疑军情六处内部有奸细,他劝导于堇要坚强,要找到暗藏的奸细为倪则仁报仇。 风间久彦一直怀疑森田正,但从这次事件中,森田正差点毙命来看,一个死人无法送情报。所以打消了对森田正的怀疑。无计可施下,风间逼迫彼得去接近休伯特的助手茱莉,从而探听“花粉”渠道的情况。 谭呐和休伯特分析了最新的“花粉”情报,从种种迹象来看,日本人攻打南洋是假,与苏联决战才是真实意图。为了更好的掌握神秘部队“KABUKI”的动向和日本人的最终战略目标。谭呐与休伯特商量建立电码监听破译小组。

狐步谍影15 46:16

第15集

中英双方情报机构都认可了建立电码监听破译小组,安全屋的建立由谭呐负责。军情六处特地从香港请来的电码破译专家陈先生。在破译过程中,遇到了日本的双重加密密码,对于该密码陈先生也束手无策,但从陈先生处得知,一个数学教授曾经研究过类似密码,名字是刘维周。 彼得将建立安全屋以及寻找刘维周的事情告知风间,休伯特怀疑彼得就是鼹鼠,于是策划了一次甄别鼹鼠的行动。并要求于堇暂离上海,进行配合。 彼得与风间商量,怀疑这次由他负责的行动,很可能是休伯特的陷阱。风间久彦将计就计,要彼得配合他们演一出戏,不但洗清彼得的嫌疑,还可以反咬休伯特是内奸。 通过探访,谭呐找到了刘维周,昔日的数学教授,现在潦倒无着,靠拉琴乞讨为生。谭呐道出来意,请刘维周帮忙参与破译工作,却被刘维周拒绝了。

狐步谍影16 45:46

第16集

彼得按计划行动,与小津次郎演了一出苦肉计,让茱莉相信“鼹鼠”另有其人。 于堇为配合休伯特的行动暂时躲在谭呐家,谎称离开上海回香港了。白云裳去谭呐家串门,发现了于堇的行踪,并向风间久彦告密。 风间命小津次郎暗杀掉陈先生和刘维周,阻止中英破译小组解密日军密电码。陈先生被暗杀。刘维周得了伤寒,晕倒在马路上。被谭呐救助,送进了医院。日本特工也尾随而来。 在医院,刘维周向健生和小郑吐露了自己不愿帮忙的原因。自己的家人还在南京敌占区,而自己唯一的儿子,在参加民主游行时被国民党军警打死,所以他对国民党重庆政府抱有很大的疑虑与戒心。 尾随而来的特高课杀手向刘维周开枪,危急之时,小郑用自己的身体掩护了刘维周。 布莱尔突然来访,彼得以行动失败为由,上报伦敦总部怀疑休伯特是内奸。布莱尔要押送休伯特去伦敦接受调查。 在小郑以生命保护刘维周后,刘维周同意参加破译电码。 日本商务亲善代表团抵达上海,在接待会场。北川和美和代表团中的花粉联络员厨师新井接上头。

狐步谍影17 46:20

第17集

彼得构陷休伯特成功,接任军情六处上海站负责人。于堇被迫交出与花粉的接头暗号。 刘维周破译遇到困难,谭呐提供了日本陆军密码JN25帮助破译,密码来源引起健生注意。 于堇怀疑彼得是鼹鼠,苦于没有证据,她悄悄潜入彼得住所找证据被彼得发现。 茱莉去医院帮彼得结住院费,与大夫闲聊时得知彼得的枪伤是近距离射击造成,只可能是自伤。 风间久彦找白云裳,让她扮作军情六处的联络员与“花粉”情报员接头。 茱莉找到彼得挑明证据,被彼得灭口。枪声引来于堇和谭呐,彼得最终死于于堇枪下。 白云裳冒充联络员在风间久彦的布置下来到商务团招待会现场准备诱捕“花粉”联络员。北川和美接到神秘人电话,得知接头是假。为提醒“花粉”联络员,北川鸣枪示警,随后自杀。 商务代表团离开上海时,厨师新井秀实悄悄留了下来,在樱花料理店担任厨师长。

狐步谍影18 46:58

第18集

《狐步上海》剧组招募女伴舞,有个男人却来应聘。他叫莫之因,持有花粉联络员的接头标记,并带来了新的情报。虽然证实情报确属真实,但从和以往“花粉”情报的对比中,发现这个人还不可靠,需要进一步考查。在言语试探中,谭呐判断莫之因是假花粉,花粉渠道中断后,只能寄希望于密电码破译。 白云裳在街上堵莫之因,两人挑明身份,莫之因果然是风间久彦派来的假“花粉”。 谭呐与健生去樱花料理店吃饭,厨师新井发出暗号,要求接头。由于之前的莫之因使谭呐深有芥蒂,不敢轻易接触。但密电破译毫无进展,刘维周的推导结论又和事实监听不符。在和休伯特商议后,谭呐决定冒险接触厨师。 于堇发现白云裳跟踪谭呐,并将此事告诉谭呐。 白云裳约见谭呐表白,但遭谭呐婉转拒绝,情绪十分低落。

狐步谍影19 46:14

第19集

莫之因发觉谭呐的身份和安全屋,要求白云裳与他一起去向风间久彦告发。白云裳为了心爱的谭呐,将莫之因灭口。 安全屋暴露,有人借送邮报,提前预警,谭呐等人匆忙撤离。 风间久彦带人包围安全屋,却晚了一步。风间久彦对白云裳起了疑心,为稳住白云裳,特地派小津次郎前往大连,以白云裳的儿子白小田为人质,继续胁迫白云裳为其办事。 谭呐与厨师新井接触,得到了最新花粉情报,并与刘维周的破译结果互相佐证。证实日军正在进行一个大阴谋,外界的呼号都是掩人耳目之举。刘维周的破译方向是争取的。而厨师的身份也被确认为真正的花粉联络员。 休伯特调查谭呐背景,查出谭呐有可能是中共地下党安插在军统内的地下党。他找来于堇,要求于堇以此为要挟,逼谭呐交出新建立起的“花粉”渠道。 森田正告诉纪子,北川并不是日本的叛徒。

狐步谍影20 46:36

第20集

休伯特约见谭呐,要求得到花粉渠道被拒绝。遂命令于堇向健生透露谭呐的真实身份,以此来威胁谭呐交出花粉新渠道。 风间久彦和森田正去樱花料理店吃饭,遇到新来的厨师长新井秀实。风间敏感的想起曾经破获的间谍大案“佐尔格”事件,对厨师产生了怀疑。 于堇在休伯特的命令下,只好来逼谭呐交出花粉渠道,但对健生,于堇并没有揭破谭呐的真实身份。休伯特面对女儿的质问与指责无言以对,无奈接受了现实。 为了掩护安全屋,谭呐将安全屋搬到了兰心大戏院舞台下的仓库中。 刘维周最新破获了关于日军对二次长沙会战的部属情况,谭呐要立即将情报送往前线,被休伯特阻拦。休伯特例举德国轰炸考文垂的实际例子来劝说谭呐,为了不让日本人警觉他们的军事密码被破译了,要求谭呐隐瞒破译内容,牺牲前线将士以换来日本人的不察觉。谭呐严词拒绝了。

狐步谍影21 46:30

第21集

风间久彦为了验证自己的怀疑,决定回东京一趟,调阅东京警视厅“佐尔格”案卷宗。厨师新井意识到风间久彦对自己的威胁,向谭呐发出求援,要求解决掉风间久彦。 破译陷入死角的刘维周,在谭呐与于堇的舞步中得到灵感,发现破译日军电码的关键。同时,谭呐发觉可以使用舞步发送莫尔斯电码的特殊情报传送方式。 白云裳曾经就读于满铁师范学院,学过莫尔斯码,所以在于堇和刘维周的台上台下交流中,发觉可疑之处。白云裳悄悄来到后台,找到安全屋的入口,却发现于堇与谭呐在仓库中亲热,凄然离去。 谭呐发现白云裳的问题,调查得知她被风间久彦以孩子为质要挟。于是来到白云裳寓所摊牌。白云裳道出自己的苦衷,安全屋并不是她出卖的,并且她还杀死了企图向风间告密的莫之因。为证明自己的清白,白云裳开枪自杀,但子弹已经先一步被谭呐取走。

狐步谍影22 45:59

第22集

围绕神秘作战集群“KABUKI”(歌舞伎),日军到底北进还是南进成为各方关注焦点。通过刘维周的密码破译,发现日军北进苏联很可能是个幌子。“KABUKI”(歌舞伎)实际是一支规模庞大的特混舰队,它的目标很有可能是南洋诸岛。 神秘人与新井秀实接头,告知他风间久彦去机场的路线和时间。 白云裳以安全屋确切位置为筹码,和风间久彦谈判,要求风间用她的孩子白小田和一万美元进行交换。 在交易时,白云裳突然掏枪想要杀死风间久彦。却被风间残忍的以白小田为盾,躲过了致命一枪。白云裳误杀自己的孩子,崩溃了。被风间久彦抓住,百般折磨。 谭呐伏击风间,被风间侥幸逃走。重庆军统由于前次休伯特揭发谭呐为双重间谍一事进行调查,发现其真实身份很有可能是中共地下党情报员,于是重庆李特派员要求健生马上逮捕谭呐送交重庆审讯。 健生派人伏击谭呐,被谭呐识破。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健生准备抓捕于堇来诱捕谭呐就范。

狐步谍影23 45:56

第23集

谭呐质问休伯特为什么向重庆告发他,休伯特否认。健生欲擒于堇做人质,谭呐赶到阻止,被军统特务包围,无奈之下将花粉新渠道联络方式交给于堇,被健生带走。 神秘人再次出现,告诉新井秀实,谭呐刺杀风间久彦没有成功。白云裳不知何故也去刺杀风间久彦,未果被擒。新井将这一情况直接通知休伯特。 谭呐被押解赴机场,押解途中,于堇打昏司机,欲营救谭呐,双方发生搏斗。押运车翻入山沟,于堇和谭呐逃脱,并救了健生一命。 刘维周从花粉情报中得出“KABUKI”舰队集结单冠湾,从种种迹象猜到日本人可能要同美国开战。 风间久彦从自己被刺杀一事醒悟到厨师肯定是“佐尔格”案件的漏网者,于是包围樱花料理店准备逮捕厨师。 谭呐将联络信物与方式交于于堇,去樱花料理店接头,却撞到风间久彦率众围捕新井。新井在风间动手前先服下河豚鱼血,中毒身亡。 于堇以军情六处的名义出面与重庆军统李特派员谈判,以花粉渠道和共同利益为筹码保下了谭呐。

狐步谍影24 46:43

第24集

重庆军委技术处最终于于堇达成共识,在谭呐问题上,大家冰释前嫌,共同为抗日而战。 从密电破译和花粉情报来看,日本人的秘密攻击舰队“KABUKI”已经揭开面纱,它的目标很有可能就是美国太平洋舰队基地,夏威夷。但休伯特仍抱有不同意见,大家都在等待花粉情报的证实。但新井自杀后,情报渠道又断了。 新井秀实并未死去,他提前服用了密制的解毒剂逃过大难。而一直与他联络的神秘人,正是日军上海宪兵队特高课课长森田正。他才是真正的“花粉”联络员。 风间久彦一直猜不透在自己严密封锁的司令部内,“花粉”联络员是怎么和东京“花粉”组织传递情报的?在和中川秀次的闲聊中,风间发现了情报传输载体——酱料包。风间严密封锁了消息,所有酱料包都要由他亲自检查。并第一时间检查了他长久以来的怀疑对象,森田正的酱料包。 森田正向自己的爱侣纪子告白,告诉她自己就是风间要找的“花粉”,并告诉她自己这么做的目的。并希望得到纪子的理解和帮助。 风间久彦通过宪兵机要室,使用已经被同盟国破获的密码对东京发报,声称自己已经抓到了花粉联络员,并派出假花粉去迷惑敌人。

狐步谍影25 46:30

第25集

风间直接告诉森田正自己对他的怀疑,并把自己的计划和盘托出。警告森田正,自己已经封锁了宪兵司令部,他无论怎么做也无法把情报送出去。 森田正将所有事情都告诉纪子,并希望取得她的帮助,在纪子的帮助下。在铁桶一般的宪兵司令部内,森田正和外面取得联系。 森田正突然中毒,医生检查后证实是真的中毒,必须在2个小时内去加藤诊所救治,否则一命呜呼。这一突发事件打乱了风间久彦的布置,但为了让森田正活下来,只得命令坂垣伍长武装押运。不料在三不管地区被谭呐袭击,坂垣被击毙,森田正被劫走。 风间久彦大发雷霆,但却始终猜不透森田正还米有拿到情报,为什么要急着出去。他命令全力搜索森田正。而今晚送到宪兵队的邮包全部封存,等待他亲自检查。 森田正的计划是引开风间的注意力,又自己的未婚妻纪子通过同乡关系去接近后勤科长福冈,伺机取出情报。

狐步谍影26 46:18

第26集

森田正成功将风间久彦引出宪兵司令部,使其不能及时检查邮包。纪子借机与同乡喝酒,用药灌翻福冈,将情报取走,藏匿在风间久彦的摩托车座垫下。 风间久彦半道察觉森田正的计划,杀了个回马枪。福冈被风间击毙,风间封锁宪兵司令部,准备逮捕纪子。 纪子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通过玻璃电台广播,明码对外呼叫。告诉森田正任务已经完成。随后被冲进来的日本特务击毙。风间虽然打死了纪子,却不知道情报究竟被放在何处。 森田正设计让纪子取得情报放置在风间摩托车中,然后以自己为筹码要求和风间谈判,将风间久彦诱出宪兵队,然后在谈判过程中将情报取走。不想却害纪子送命,彻底暴露了的森田正,带着对纪子的愧疚,准备完成这必死的最终任务。 谭呐假装从休伯特手中劫走森田正,并私下约见风间,要求以森田正交换自己的女人白云裳。双方约定在曼玛瑞夜总会交易。 于堇在半道发现风间并未驾驶摩托车来,紧急赶去交易地点准备阻止交易。

狐步谍影27 45:46

第27集

双方在曼玛瑞交易,于堇半路杀出与谭呐对持,在风间没有反应过来前动手抢回白云裳和森田正,双方激烈交火,众人在掩护下逃离。 森田正为救白云裳,不幸牺牲。风间久彦并不知情。 刘维周向谭呐提出要加入中国共产党。 东京对风间久彦的屡次失败大为不满,要求他即刻回东京。风间久彦以昔日救过中川一命的恩情为依,要求中川秀次再给他一次机会,他要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取任务的完成。 风间久彦约见谭呐,要求以自己的性命为抵押,让于堇去宪兵司令部取得情报为交换条件,要求换回森田正。谭呐得知风间并不知道森田已经牺牲,于是将计就计答应风间的条件,双方约定在公共租借交易。

狐步谍影28 45:36

第28集

双方在公共租借交易,于堇顺利取得花粉最终情报。风间久彦临时变卦,想要围捕于堇,为了掩护于堇逃脱。谭呐、小杨相继牺牲。 花粉最终情报明确了“KABUKI”攻击集群的最终目标是:珍珠港。但休伯特的极端爱国心让他失去了理智,他劝说于堇不要将情报发出,要让日本成功打击美国好托美国参战来挽救岌岌可危的大英帝国。 于堇站在中国人的立场毅然回绝了休伯特,休伯特无奈,以死相胁,在国家利益与儿女亲情相矛盾的情况下,休伯特选择了死。 亲人相继死去,但于堇并未忘记自己的责任以及和谭呐的约定,她赶到兰心大戏院。但仍不死心的风间久彦带人包围了兰心大戏院,堵住了所有通往后台的通道。准备在舞剧结束后逮捕于堇。 台下焦急等待情报的刘维周面对日特的封锁毫无办法。在关键时刻,于堇想起用舞步发报的方法,通过舞步将日本袭击珍珠港的最后情报发出。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七日,日本偷袭珍珠港。花粉情报的成功传递虽然未能阻止这场劫难,但却为同盟各国赢得了宝贵的战争准备时间。中共及时组织营救转移了大批在上海租借以及香港的爱国民主进步人士。 中国和英国情报机构以及日本反战组织“花粉”的联合行动,促使了中国与苏联、英国、美国等在世界范围内建立起了反法西斯战略同盟。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视剧 > 狐步谍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