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TV•超级电视,只为极致体验!

用超级电视观看精彩节目,尽享极速大屏互联网生活!

iPhone、Android 手机随身,观看随行。

扫描二维码安装客户端观看。

如何使用二维码?

分享到:
太阳花

导演: 胡秀兰

主演: 张庭 江宏恩 林炜 李天柱

国家/地区: 台湾

年代:1998

类型: 爱情

剧情介绍: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

太阳花01 48:22

第1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02 48:52

第2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03 47:49

第3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04 46:05

第4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05 47:48

第5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06 47:48

第6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07 45:48

第7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08 47:49

第8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09 47:49

第9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10 47:49

第10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11 47:49

第11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12 47:50

第12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13 47:49

第13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14 47:23

第14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15 47:48

第15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16 47:49

第16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17 47:48

第17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18 47:49

第18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19 47:48

第19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20 48:09

第20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21 47:10

第21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22 48:08

第22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23 48:05

第23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24 48:08

第24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25 48:08

第25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26 48:08

第26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27 48:08

第27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28 48:08

第28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29 48:08

第29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30 47:55

第30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31 47:18

第31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32 47:48

第32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33 47:49

第33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34 47:32

第34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35 47:48

第35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36 47:50

第36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37 47:39

第37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38 47:33

第38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39 47:33

第39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40 47:34

第40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41 47:33

第41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42 47:33

第42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43 47:33

第43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44 47:33

第44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45 47:33

第45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46 47:33

第46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47 47:33

第47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48 47:33

第48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49 47:33

第49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50 47:33

第50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51 47:33

第51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52 48:28

第52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53 49:25

第53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54 47:33

第54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55 48:38

第55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56 47:33

第56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57 47:33

第57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58 47:33

第58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59 48:38

第59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60 47:33

第60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61 47:33

第61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62 47:33

第62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63 49:13

第63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64 47:33

第64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65 48:11

第65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66 47:06

第66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67 48:24

第67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68 46:55

第68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69 48:26

第69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70 46:03

第70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71 47:04

第71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72 47:04

第72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73 47:04

第73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74 46:56

第74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75 47:57

第75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76 46:55

第76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77 47:00

第77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78 45:58

第78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79 48:18

第79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80 46:57

第80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81 48:13

第81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82 47:40

第82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太阳花83 48:26

第83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夜里,妍秋不顾丈夫汉文的劝阻,执意前往电台参加一个现场歌唱节目。回程时,她目睹路旁翻覆吉普车一辆,妍秋认出了车子,那是汉文的军车。汉文不放心她的安危,在前往电台接她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至此,妍秋坠入自责的深渊中,终至精神崩溃,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视剧 > 太阳花